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皇后你别逃弘历,依依全文 赏析英文

时间:2019-06-08 07:27 作者:admin

皇后你别逃弘历,依依全文 赏析英文

主角弘历,依依皇后你别逃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短篇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梳妆台上,刻着鲤鱼跃龙门秀纹的青铜镜内映出一张秀丽的脸。

芙蓉如面柳如眉,眼如秋波,鼻如白玉,唇如红缨,五官精致的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 这容貌本来是极好的,然而镜中人肤色发黄,粗糙而暗淡无光,一副营养不良的憔悴样,再配上她扬州瘦马似柔柔弱弱,怎么看怎么不搭,生生将十分的姿色磨去了六七分。

依依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任谁一醒来发现自己突然借用了别人的身体,多出了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都是无法以平常心待之的。

前一刻,刚进入全息游戏《仙魔世界》的传送阵准备去往魔神殿,下一刻醒来却成了高氏秀容,宝亲王爱新觉罗弘历的使女。 精彩章节送走了脑残龙,依依长长舒缓了一口气,她以抄写佛经为名辞退书春,下了无要事不得打扰的命令后转身进了空间。

而此时后院里已经是暗潮汹涌。 弘历来到西侧院,迎接他的是富察格格一脸苍白虚弱却从眼角眉梢里透出来的喜悦。 “爷……”富察格格吃力的起身,想要给弘历行礼,弘历大步到床边,急忙按住了她的身子道:“不用行礼了,你安心躺着。 ”弘历在床边坐下,转而往下跪在地上的大夫问,“富察格格的身子何?”“回王爷的话,富察格格底子稍嫌弱了点,胎儿有些不稳,不过好在情况不严重,只要服用几副安胎药,好生休养着便无大碍了。

”“那就好。

”弘历说道,“富察氏,怀孕期间你就不用到福晋那去请安了,直到把孩子生下来。

”“多谢爷。

”富察格格柔柔的笑了笑,目光温柔似水,手轻轻的摸着尚平坦的小腹,笑的一脸满足。

上天终究还是厚待她的,爷如今尚无男嗣,若她怀的是男胎,那就是爷的长子,届时在这后院里除了福晋还有谁能越过她去?而且现如今王府内侧福晋位置空缺,一旦她诞下阿哥,说不定还能捞上一个空缺,到了那时就是嫡福晋也得给她几分敬重。 富察格格目光里一闪而逝的野心并没有被紧紧望着她的弘历错过,想到高氏清澈的眼眸,两下一对比,弘历心里顿时如同吃了苍蝇般难受。 “既然大夫说了要好生休养,那你就好生养着,爷让高吴庸把今早内务府送来的补品都拿来给你,养好了身体给爷添个子嗣。

”“奴婢一定会为爷诞下小阿哥的。 ”富察格格依偎在弘历的怀里,垂下的眼眸里一片冷厉,我的孩子额娘的下半辈子都在你身上了,你可一定要替额娘争气,一定要是个阿哥啊……弘历的眼神暗了暗,柔声道:“你身子不好,爷就不在你这留宿了,你休息吧,爷明日再来看你。 ”话音未落,也不管富察氏一脸错愕的表情,带着高吴庸离开了。

富察氏绞着帕子,看着弘历的背影差点没咬碎一口银牙。 清风吹拂过面颊,丝丝凉意泛滥,离开让他感觉有些压抑的西侧院,弘历在岔路上停下了脚步。

横在他面前的,是两条路,一者通向福晋的主院,一者通向东院。

“爷,可是要去高格格那?”高吴庸见弘历站着半天不动,大着胆子上前问道。 “去高……福晋那。

”话在弘历的嘴边转了几个弯,突然想到今天是初一,若是歇在高氏哪里,岂不是打了福晋的脸面,还平白给她树了敌。 再说福晋为人贤惠大度,对她,弘历倒也有几分敬重。

“那……奴才派人去通报福晋一声?”高吴庸试探的问道。 弘历没有说话,高吴庸知道他这是同意了,挥手招来一个小太监,让他去福晋那通报。

小太监得了令很快的去了。

主院,嫡福晋住处。 “主子,富察格格有喜,爷去西侧院看富察格格了。

”秦嬷嬷扶着福晋富察氏在软榻上坐下时忽然说了一句。

福晋面色淡淡看不出喜怒的应了声示意自己知道了,而后再无言语。 “主子,若是富察格格这胎是男嗣,那可就是爷的长子了,您……”话未说完就被福晋打断:“嬷嬷你说的我又怎会不知,只是富察格格她毕竟和我同出一个氏族。 ”“哎呦喂,我的主子,人心隔肚皮,就算是同一额娘所出的兄弟还会因为争夺家产打个头破血流,更何况这是在皇家!”秦嬷嬷冷笑道,“虽说富察格格和您同族,可是等她得了男嗣后只怕这心也就大了,如何还会一心向着您?要知道这府内侧福晋的位置都还空缺着呢。 ”“那又如何?”富察氏嘴角噙着冰冷的弧度,“她现在也未必就是跟我一条心的,嬷嬷有些事我心里清楚的很。 这些话你以后不必再说了。 ”“主子?”秦嬷嬷错愕的望着她。 “无论如何,富察氏和我终是同族,比起后院那些个心怀不轨的女人强上不知道多少倍,更何况,就算是她生了男嗣,那男嗣的母家依旧是姓富察的,所以我不仅会让她生下这孩子,而且一定要是男胎!”福晋缓缓的说道,但是她没有说出口的是,就算生了爷长子又怎么样,可同时她也要有那个富贵命才行,否则富察格格又拿什么去填侧福晋的空缺?掩去眸底的阴霾,福晋贤惠的笑着吩咐提高富察格格的分例,又大度的把各种补药绸缎等一溜水儿的送往了西侧院。 于此同时,弘历大步跨进了主院。

福晋听到奴才的禀告,赶紧出门将他迎进了屋内。

弘历在主位上坐下,福晋从阳春手里接过拧干的毛巾递给弘历,看他擦了脸,又拿过刚泡好的雨前龙井双手捧着温柔的递给他。 “福晋辛苦了。

”弘历接过茶杯啜饮了一小口,轻声说道。 “能够伺候爷是妾身的福分,哪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 ”福晋露出柔和的笑容。

弘历放下茶杯,握住了福晋端庄放在双膝上的右手说道:“有你管理后院,爷向来放心。

只是如今富察格格有孕,要劳烦你多费心了。

”福晋的眸光微不可见的闪了闪,笑道:“爷说的哪里话,这是妾身的职责所在。

”弘历点点头,漆黑的眼眸里泛着微微的柔光,似乎很满意她的话。 “时间不早了,安置吧。 ”福晋羞涩的低下头。 紫蝶纹空间内,依依打坐入定稳固刚刚提升的境界。 在她身侧五行灵树已经长到了十米多高,沐浴在一片淡金色的光芒中,光华耀目,而其伴生灵泉也已由原来的十丈扩展为五十丈,氤氲的灵气袅袅上升盘旋在灵树周围,雾气中金色的光辉乍然若仙,云海翻腾,宛如人间仙境。

依依盘膝而坐,宝相庄严,时不时有金色的字符从她身上窜出涌动,宛如蛟龙游凤翱翔于云海之中,飘飘然若谪仙。

忽而,她睁开眼,眼底精光乍现。 金色的字符里一阵阵艰涩难懂信息传入大脑,依依浑身一震,接着喜形于色。 这些金色的字符是混沌初开,洪荒现世之时宇宙中最本源的力量,即法则之力。

传说中佛道圣人准提无意中参透了三种法则之力,为了方便佛门弟子参透宇宙本源,他使用大神通将自己参悟的法则之力一一简化,融入佛门经典之中。

却不料,因缘际化为依依所得。

字符对应的法则分别是:空间法则,声音法则以及力之法则。

只可惜,依依修为过低,连法则的边都擦不上,无从参悟。 好在东西已经入了她的内府丹田,别人就是想夺也夺不走,她完全可以等自己修为上涨了再慢慢参悟。 依依从地上站起来,抹去衣角的灰尘,向小筑走去。

炼气八层已经勉强可以御剑飞行,她记得小筑里有一把上品的宝器飞剑,这把飞剑通体湛蓝,剑身宛如上好的蓝水晶,晶莹剔透,隐隐有剑鸣声声。 此剑名为湛清,适合30级以下的玩家,也就是筑基期的修真者使用,本来是依依买来准备送人的,这会正可以使用。 这时候,潜心修炼御剑术的依依不知道,内院里一个针对她的阴谋已经渐渐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