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锁婚秘爱:落魄娇妻有点甜陆凛然,安夏全文 传统节日商品化

时间:2019-06-08 07:27 作者:admin

锁婚秘爱:落魄娇妻有点甜陆凛然,安夏全文 传统节日商品化

主角陆凛然,安夏锁婚秘爱:落魄娇妻有点甜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都市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名不见经传的落魄千金,突然有一天站在叱咤风云的陆家少爷身边。

一时间A城议论纷纷,她却充耳不闻。 心情不好?陆凛然大手一挥,开私人飞机送夫人去海岛散心!吃不下东西?找全城最好的厨师来陆家,每天换着花样做!被人诬陷泼脏水?谁敢说夫人,割了她的舌头!所有议论都被平息,谁也不敢再惹这位传说中的陆夫人。

然而,突然有一天,一个神秘的女人出现了……精彩章节可刚想开车门的时候,陆凛然却先一步把车门落锁,只落下一半车窗,不耐烦的说道,“白菲儿,不想在公司丢人的话,就赶紧给我消失!”白菲儿一早就让自己的助理给总经理办公室打了电话,让陆凛然的秘书通知他,中午一起吃饭。

完全一副陆家少奶奶的姿态,公司里的人都知道,白菲儿是陆凛然继母的女儿,说白了,就是陆家的童养媳而已。 当然了,即便是陆家的童养媳,人家仍旧是陆氏集团未来的少奶奶,一个个都得敬着尊着,谁都不敢招惹这位白小姐。 只是,陆凛然根本就没有把白菲儿放在眼里,若不是因为白楚楚生前嘱托,他早就把这个女人赶出陆家了!“我再说最后一遍,滚!”“你……安夏?!”白菲儿瞧见坐在车里的安夏,脸色立刻变得铁青,咬牙切齿绕到车子的另一头,发疯一样的拽着车门。 “安夏!你这个贱人,有本事下车啊!”安夏瞧这如泼妇一样的白菲儿,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侧头看向一旁,与自己一样不耐烦的陆凛然。 又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脑袋,耸肩说道,“凛然,你这位妹妹,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我和她没关系。 ”陆凛然眉头紧皱,一脚踩在油门上,直接撞开挡在正前方的本田商务车,以120迈的速度,冲出地下停车库。

安夏赶紧系好安全带,另一只手紧紧握住门把手,生怕陆凛然把自己从车里甩出去。

白菲儿已经在安夏这吃了无数次亏,但这个女人就像是没长脑子一样,非得上赶着给自己添堵。

所以说,长得好看的女人,未必就一定聪明,尤其是这种胸大无脑的,更是天生犯贱,一天不挨骂,怕是浑身都不自在。

“凛然,这里是市区,你就不能把车开慢点吗?”“修车!”安夏的话音刚落,车子猛的停在路边,好在这条路是公司的内部路,否则,若是在主路上,就得来一场几车连撞的大型交通事故。

“陆凛然!你就不能冷静点吗?!”安夏吓出了一身冷汗,她没好气的斥责着,陆凛然却一脸淡定的解开安全带,“下车!”“你……喂!陆凛然,你弄疼我了!”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陆凛然从车里拖了出来,而就在同一时刻,一辆宝马7系停在他们二人身边。 司机快速从车上下来,把手中的车钥匙交给陆凛然,便开着那辆几乎快要报废的布加迪离开。 “还愣着做什么?如果你不想下午上班迟到的话,就赶紧上车。

”“好。

”安夏傻愣愣的点了点头,一切发生的有一些太过突然,直到她坐在这辆宝马7系的副驾驶座上,都没有缓过神儿来。 不过……“凛然,白小姐一直针对我,到底为什么?”安夏心中一直都有这个疑惑,包括陆凛然一直心心念念的小楚,说实在的,虽然他们现在是夫妻,但她对他,完全不了解。

可陆凛然却把安夏的家世查了个底儿掉,这并不公平!“不该问的,你就最好不要问。

”“可我是你的妻子。

”“安夏,不要试着触碰我的底线。 ”陆凛然面无表情的把车开出集团大院,他用余光看了一眼坐在一旁闷闷不乐的安夏,便又沉着声音说道,“小楚是白菲儿的姐姐,几年前已经过世了。

”“什么?”安夏有过无数猜测,但真没想到,这个神秘的小楚姑娘,竟然会是白菲儿的姐姐。 能被陆凛然真心喜欢的女孩,竟然不会差,只是……【不会!】安夏立刻在心中否定,想起白菲儿嚣张跋扈的样子,陆凛然绝对不会喜欢上这样的女人,绝对不会!“在胡思乱想什么?”陆凛然把车子停在一间超市门口,侧头瞧了瞧脸色瞬息万变的安夏,修长的手指轻点着方向盘,一副审讯犯人的模样。

这让安夏觉得很不安,便赶紧笑脸嘻嘻的解开安全带,从车上蹿了下去。 陆凛然也懒得和安夏计较,紧跟着从车上下来,不过,刚走到人来人往的超市门口,便停住脚步。 而安夏察觉到身后陆凛然的异样,也停下了脚步,扭头瞧了瞧陆大少,又看了看脏兮兮的超市大门,便不由笑出声来。 “哈哈……凛然,怎么?不习惯这种平民出没的地方?”陆凛然故意把安夏带到超市来买方便面,不过就是想要恶心恶心她,但显然,奸计没有得逞,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毕竟像他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哪里会去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所以……“哎呦,我的陆大少爷,就别在这愣着了,赶紧进来,超市又不会吃了你!”安夏笑嘻嘻的拖着凛然的胳膊,硬是把人拽进超市大门,顺手扯过一购物车,两人并肩进了卖场。

反正陆凛然买单,安夏挑了不少零食,毕竟在后勤部上班,闲着的时间总归占绝大多数,总得要给自己找点事儿消磨时间。

因此,零食是最好的选择,安夏可牟足劲儿的往购物车里丢,而站在一侧的陆凛然,却一把抢过她手中的推车,丢在一旁。

“嘿,干嘛?陆大少,你不会这么抠吧?这可花不了几个钱!”“垃圾食品,少吃点!会胖。 ”陆凛然一点不客气的回怼回去,随即,便拽着安夏往超市的进口区走去。

这进口区的外面,人头攒动,稍一不留神,都得被人流带到不知名的地方去。

可进口区的内部,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售货员百无聊赖的靠在一旁的货架上,极其无聊。 “意大利面,鹰庄红酒,要92年的。 ”陆凛然走到售货员面前,一口气把话说完,又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百夫长黑金卡,塞到安夏的手里。 “想要别的,自己去挑!”撂下这话,陆凛然转身便往超市的出口方向走去,安夏瞧了瞧手里的黑金卡,又看了看一脸震惊的售货员。 噗!哈哈……安夏的爆笑声在空旷的进口区回荡,陆凛然还真是傲娇得有些可爱!“小姐,很抱歉,我们这里可没有那么高档的红酒,您要不要和先生再商量商量,换一个牌子的?”“没事儿,没事儿。 ”安夏一个劲儿的摇头,便又凑近售货员,压低声音笑道,“我老公有精神病,今天犯病了,胡说八道而已,千万别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