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时间:2019-06-13 18:35 作者:admin

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正文第二章我会让你们所有人付出代价[更新时间]2019-03-0721:05:49[字数]2116冯丞炀四平八稳的坐着,像个发号施令的皇帝,尽管看不到脸,那双锐利的眼睛却透过面具给人难以抵抗的压迫感。 “脱光。 ”他声音冰冷,不含丝毫情绪波动,好像说的是让金蔚蔚喝水一样稀疏平常,却宛如一巴掌甩到了金蔚蔚得脸上。 在来之前她已经想到自己会面临什么,以为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真到了这一刻才发现,之前做的心理建树,什么用都没有。 “我,你可以转过去吗?”不管接下来她会做什么,至少现在她想保住现在最后一点点的尊严。

“有那个必要吗。 ”冯丞炀无情击溃她的自尊心,故意压的低哑的声音显得冰冷残忍,“总要看的,我转不转身有区别吗。 ”金蔚蔚死死咬住唇瓣,透过昏黄的光看那个模模糊糊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好像那个坐着的不是一个老头子,而是一头野兽一般,时时刻刻准备扑向自己得猎物,而她,就是他的猎物。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碰撞到一起,金蔚蔚倔强的不肯屈服,冯丞炀则有些挑衅的残忍,两人彼此谁也不肯让一步。 “不转过去?”金蔚蔚最后问了一句,心里居然还有些期待她接下来得表现,是委屈的红了眼眶,还是愤怒的爆发?冯丞炀手指动了动,身体却没有动,显示着自己的坚定。 事实上他低估了金蔚蔚,她虽然倔强却也是个识时务的人,尤其是在确定不会有别的路的情况下,她没有什么放不开的。

“好。

”深吸一口气,金蔚蔚闭上眼睛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直到脱的精光,光洁的胴.体接触到空气的一瞬间,本能的瑟缩了一下,她伸出手遮住胸前和下身,虽然于事无补,却还是寻求一点心理安慰。

空气中明显一静,冯丞炀呼吸窒了一瞬,眼神蓦的变暗,心里有个地方微微松动了,身体也紧绷了起来。

“手拿开。

”他声音现在比刚才还要沙哑,语气中带着似有若无的情欲味道。

金蔚蔚抿唇,很想张嘴大骂“你这个变态老头子”,但也只不过是在脑子里想想,想想已经这样了,干脆就豁出去了,认命的拿开手。 她的身材很匀称,不是那种曼妙摇曳的身姿,却没有多余的赘肉,该凸的凸,该翘的翘,胜在一把纤腰盈盈一握,让人想要揽在怀里好好珍惜怜爱。 “你没有看起来那么瘦。 ”冯丞炀意有所指看着金蔚蔚胸前的丰盈,感觉嗓子有些发紧,还有些干燥。 “过来。 ”他冲着金蔚蔚伸出手,示意她坐到自己的腿上,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着自己的眼睛,指了指桌子上的酒,“喝了。

”金蔚蔚心里咯噔一下,琥珀色的液体在她眼里不是春药就是什么迷药,犹豫再三还是端起来喝了个精光。 一杯酒下肚,她脸颊上快速爬上红晕,眼睛中也盈上了水雾,她赤身裸体几乎是窝在冯丞炀的怀里,抬眸间媚态横生,清纯中又带着诱惑,让人几乎想要忍不住把她整个人吞到肚子里。 “吻我。 ”冯丞炀声音低哑,眼睛透过面具紧紧盯着金蔚蔚,炙热又执着。 羞赧的咬住唇瓣,金蔚蔚身体感受着他衣服在自己身体上凉凉划过的触觉,心里不由自主的收紧,紧张又忐忑。

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要摘掉冯丞炀脸上的面具,却被他捉住了双手,冯丞炀微微俯身凑上去,“就这样吻。

”吻……面具?金蔚蔚心里不敢苟同,却多少松了一口气,捧住冯丞炀的脸吻了上去,湿润的唇瓣贴到了冰凉的面具上,温热一点点传到了冯丞炀的嘴唇上。

冯丞炀闷哼一声,探手把屋子里仅有的台灯关掉,屋子一瞬间陷入了黑暗中,他一把摘掉脸上的面具,把金蔚蔚整个人裹紧在怀里,找到她的嘴唇贴了上去。

温热的唇瓣贴到一起,他顶开她的唇瓣,在她嘴里长驱直入,找到她的甜蜜纠缠着,金蔚蔚感觉自己胸腔里的空气都被他给吸走了,只能被动攀附着他的脖颈,无力回应。

炙热的手顺着她的腰际攀上,捉住了她胸前的丰盈,像在玩弄心爱的玩具一样捏圆搓扁,抚弄似乎还不够,他从她唇瓣上抽身离开,低头张开嘴巴含住了,温热的呼吸喷在她胸脯上,引得她身体一阵战栗。

“唔……”金蔚蔚感觉自己一定是疯了,她居然没有推开他,刚想张嘴说话,眼前一黑没了意识。

感觉到怀里瘫软的身体,冯丞炀意犹未尽的直起身子,匆匆在她脖颈上留下一个吻痕。 下一瞬,屋子亮如白昼,冯丞炀英俊的过分的脸暴露在空气里,他看着怀里洁白的胴.体,眯眼。

“该死的,低估了你。

”小心翼翼的把她抱到床上放好,冯丞炀拨通了助理的电话,“告诉金家,后天我也看到金蔚蔚出现在我的游轮上。 ”打完电话,他回头看一眼金蔚蔚,转身离开。

酒里确实有迷药,他本来没打算要了她,不过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隔天清晨金蔚蔚醒来,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迷瞪了片刻,没有弄清楚自己在哪里,下一瞬她就回想起了黑暗里那个吻。 “嘶!”她惊坐起来,掀开被子往下身看。

没有疼痛,也没有落红,她诧异的扫视一圈屋子,也没有发现冯丞炀。 “难道那个老头子看我晕倒了,好心没有碰我?”怎么可能,如果他真的那么好,怎么会要求我陪他一夜……摇摇头甩掉脑子里的奇怪想法,金蔚蔚用最快的时间整理好自己,穿好衣服夺门而出,一刻也不想在这个让她抵触的总统套房多待。 金家。 金蔚蔚一回来就钻进了自己的屋子,她有些别扭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视线定格在自己脖颈上那块吻痕上,觉得刺眼又恶心。

“到底有没有对我做什么?为什么我脖子上会有这个!”这种抓心挠肝的感觉快逼疯金蔚蔚了,她咬牙抓起一边的粉扑,就在她狠命擦着的时候,一个佣人忽然冲进来大喊,“大小姐不好了!夫人……夫人她从楼上被二夫人推下去了!已经快不行了你快去看看吧!”“什么?!”。

  • 上一篇: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