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时间:2019-06-13 18:35 作者:admin

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正文第五章做我一周的情人[更新时间]2019-03-0721:07:20[字数]2320金蔚蔚险些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激动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挥舞着手解释,“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是因为这个房间不是我的,如果被主人发现……也不对,是……”她难道要说自己是被送上来陪的吗?而且是陪一个老头子?看她纠结的脸都红了,冯丞炀唇角一勾,翻身下床,背对着金蔚蔚开始穿衣服,“正好我饿了,要去吃午饭了。

”他身材特别好,一丝赘肉都没有,倒三角的身体简直就像个衣架子一样,蜜色的皮肤给人健康健硕的感觉,修长的双腿……金蔚蔚你在干什么啊!发现自己看的有些久了,金蔚蔚忙把眼睛转过来,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底儿朝天。

冯丞炀穿好衣服,看了一眼金蔚蔚,因为她没有留自己的意思心里有些不舒服,抿唇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金蔚蔚这才长长吐出一口气来,也不怕那个冯姓老头儿会忽然造访了,坐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来床单就是罪证,又慌忙穿上衣服把床收拾了个干净,一切收拾妥当了才又松了一口气。 “想想这样也好,总好过把第一次给一个老头儿吧?他如果问了,就说自己早就不是处女了,对!”正心里盘算着,冯丞炀的助理陈叔忽然推门走了进来,金蔚蔚吓的条件反射站了起来,颇有一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那个,你们家总裁……”“金小姐,我们总裁让我来告诉你,你不用在这里等他了,可以自行去吃午饭,他很忙可能暂时没办法陪你,请你在游轮上自便。 ”陈叔平静的说道。

他也不知道冯丞炀抽什么风,明明都把人家给睡了,还要装作两人还没见面的样子,难道这样有利于他们要做的事?金蔚蔚差点没抑制住自己的笑,好歹忍住了才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陈叔:“游轮的航期一来一回是一周,只要不出什么意外,一周后金小姐就可以回家。 ”一周,也不算很长,但是也不能算短了,希望那个冯姓老头儿能忙一周。

陈叔确定金蔚蔚没有什么要吩咐的了才离开,找到冯丞炀的时候发现他正在打电话,看表情就知道是那位,立刻安静站着。

“已经找到了,是的,他们有一个女儿叫金蔚蔚,不过他还有一个私生女,是和红灯区一个小姐生的,这个金蔚蔚地位很低,她的母亲也是。 ”顿了顿,冯丞炀又接着说道,“好像,张秀婷已经死了,是因为意外。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冯丞炀拧眉片刻后收了手机,看向陈叔,“这个张秀婷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听到她死了的消息会这么激动?”陈叔没说什么,而是有些不可置信,“张秀婷……死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冯丞炀本能的感觉到哪里不对,却想不出来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 “这个我没有权利告诉你。 ”陈叔垂头。 冯丞炀扫了陈叔一眼,什么也没说默然走了出去。

金蔚蔚在送走陈叔后心情大好,肚子也感觉到饿了,换上自己带的衣服后一个人摸索着找到了餐厅,准备填饱自己的肚子。

餐厅都是自助餐,各个国家的餐点都有时间金蔚蔚不是一个挑食的人为被琳琅满目的美食看的无从下手,虽然金家也算的上是个小豪门,不过她和妈妈的生活一直被苛待。

想起妈妈,金蔚蔚神色冷了下来,周身气氛也变得凝重。 她一定会让唐红玉母女付出代价,以及自己那个好爸爸。 “尝尝这个。

”低沉的嗓音从身边传来,随之有个手塞了一块蛋糕到金蔚蔚的嘴里,香甜的气味在口腔里蔓延开来。 太好吃了!金蔚蔚阴郁的心情顿时被这个蛋糕给治愈了,她惊诧的转头,冷不丁撞进了冯丞炀的眼眸里,心里一跳,想起两人坦诚相见的事,脸迅速变红。 “怎,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不是说了,我饿了,要来吃午饭。

”冯丞炀攥住金蔚蔚的手,带着她转了一圈,放了好多吃的在她盘子里,基本和他的一模一样,“这是我爱吃的,记好。 ”金蔚蔚不明所以,“我为什么要记这个啊?”这个人好奇怪啊,好像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一样,他俩也不是很熟吧!“你不是早就来吃午饭了吗?怎么到现在还没吃?”刚才她和那个助理说话,还有收拾屋子用了不少时间,这个人怎么没吃完饭?“等你。 ”冯丞炀淡淡说道,“我们要相处一周,你不该记得我的饮食喜好吗。 ”说话间,他已经拉着金蔚蔚坐下了,两人面对着面,金蔚蔚有些别扭,冯丞炀却显得很自然随意。 “谁,谁要跟你相处一周啊!”金蔚蔚脸上一红,忙低头吃东西好掩饰自己的脸色,唯恐被冯丞炀看出什么来。 冯丞炀看她一眼,没再说什么,金蔚蔚却吃的很不是滋味,冷静下来她已经记起来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也清楚那个冯姓老头儿手眼通天,这个游轮都是他的,如果被他看到自己跟一个男人在一起……想到这里,金蔚蔚顿时有些坐立难安,饭也吃不下了,“你怎么在我这里吃起来了,你没有同伴吗?”“没有,自己一个人,怎么?”冯丞炀故意反问,“你怎么一直东张西望,是怕被谁看到吗。

”“是……我男朋友也在这个游轮上,不过他很忙,一直还没空找我,如果被他看见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是会吃醋的,所以你还是先走吧。 ”金蔚蔚屏息说道。 冯丞炀颔首,表情不变,“那咱们这算,偷情吗。

”“噗!!”金蔚蔚嘴里的橙汁全被她喷了出来,她激动的差点儿没站起来,压低声音咬牙切齿,“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什么叫偷情啊?你会不会说话啊!”“不然呢,你有男朋友,却把第一次给了我,不是偷情,又是什么?”冯丞炀一本正经,看起来很有些欠揍。

“我……”金蔚蔚张口结舌,好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冯丞炀心情大好,眼睛不自觉也柔和了许多,“所以,这一周就好好和我偷情,懂吗,如果和你不想我们的奸情被你男朋友发现的话。

”“你什么意思?”金蔚蔚气结,简直不敢相信,“你这是拿这件事来威胁我吗?”“是的。 ”冯丞炀大大方方的承认。 “无耻!!”金蔚蔚气的拍桌而起,指着冯丞炀骂道,“你混蛋!”骂完扭头就走,气的走路“噔噔”作响。 冯丞炀盯着她的背影,无声的勾唇笑了,远处的陈叔却一脸若有所思。

是夜,金蔚蔚还一个人坐在屋子里生闷气,即便是肚子饿了也不想去吃饭,就怕再碰到冯丞炀。 偏偏怕什么来什么,冯丞炀居然带着晚饭推门进来了。

“想我了吗。 ”。

  • 上一篇: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