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六章 蛊门弃徒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9 14:51 作者:admin

第三百八十六章 蛊门弃徒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李昀昊和秦阳交过手,虽然只是简短几招,但是李昀昊对秦阳实力水准也已经大致心中有底。

秦阳的战斗经验显然是比李昀昊要丰富,这一点从秦阳仓促之间竟然能够挡住李昀昊刁钻古怪的钻心脚便可以知道,秦阳并没有施展全力,他留有余地。 李昀昊承认这点,但是却相信自己的实力并不比秦阳差多少,如果两个人公平交手,李昀昊觉得自己未必就会输。

李昀昊心中还是有着两分不服气的,因为秦阳才刚满二十岁,而他已经二十六岁,比秦阳大了足足六岁,然而实力却并不能碾压秦阳。

探明了秦阳底细,李昀昊丝毫不敢再小觑秦阳,毕竟他的父辈当初和秦阳的师傅交过手,吃了大亏,这些年一直念念不忘,如今有了报仇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怎么对付秦阳呢?李昀昊拨通了自己父亲李南天的电话。

“爸,隐门弟子再次出现了。 ”李南天的声音陡然高了八度:“莫羽?他回中海了?”“不是莫羽,是他的弟子,叫秦阳,今年二十岁,就读于中海大学大一,我和他交过手,实力和我相当。

”李南天沉默了几秒:“莫羽呢?”“没见人,他并不在中海,他派了他的弟子入中海,想娶走秦文叔的女儿文雨妍。

”李南天冷冷的笑道:“当初莫羽离开中海,导致最后秋思嫁给你文叔,他这是不甘心啊。

”李昀昊沉声道:“文叔让我追求文雨妍,显然是因为秋姨关系,他不方便出手,所以希望借我手来对付秦阳,隐门从来都是一个弟子单传,我灭了秦阳,便能让隐门暂时断了传承,也为爸你出一口恶气!”李南天叮嘱道:“你准备怎么做?”李昀昊显然早有考虑:“我出过一次手,还使用了钻心脚,如果他不是很笨的话,他应该已经猜到我身份,我不方便再直接出手,我准备请人对付他。 ”李南天那边声音低沉了两分:“杀手?”“杀手固然是可行的道路,不过我调查过之前的事情,中海宇文家的宇文涛曾经雇佣了杀手对付秦阳,失败后被秦阳直接给收拾了,人也进监狱了,普通的杀手很难干掉秦阳,他毕竟是个修行者。

”李南天嗯了一声:“我就是想叮嘱你,打蛇一定要打七寸,一定要致命,否则便会被反噬,既然一般的杀手成功可能不高,那你准备找谁?”李昀昊冷笑一声:“我这两年认识一个苗疆五仙门的弃徒,好赌又好色,善于养蛊,我花一笔钱请他出手,让秦阳死得不明不白!”李南天沉吟片刻,叮嘱道:“五仙门的蛊毒是华夏一奇,霸道无比,如果你能让那个人出手自然是好,但是你要记住,不要涉入太深,要能随时脱身,懂吗?”李昀昊呵呵一笑,自信的说道:“放心吧,爸,我心里有数。

”李昀昊挂掉电话,看看时间,继续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李大少,是不是要请我喝酒啊?”李昀昊脸上露出两分鄙视的神色,但是嘴里的话却是非常热情:“对啊,心情有些不好,想喝酒,你有时间没啊?”“哈哈,有酒喝,我自然是有时间的,当然,如果还有美女,那就更好了。 ”李昀昊呵呵笑道:“既然都有美酒了,又怎么会没有美女呢,美女多多,就怕你身体扛不住!”“李大少你别看不起人,不说打十个,我打个三四个还是绝对没问题的!”李昀昊笑呵呵的说了一个地址和时间,挂掉了电话。 李昀昊脸上的笑容慢慢冷了下来,目光多了几分冰寒。

这两年在这家伙的身上花了不少钱,如今该收到一点回报了吧?……枫华会所,巨大的包房中,李昀昊靠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一脸的思索。

包房门被推开,一个三十五六岁留着两撇骚气小胡子带着一顶骚气的小帽子的男人走了进来,笑眯眯的打着招呼。 “李大少,发什么呆呢,想女人啊?”李昀昊回过神来,呵呵笑道:“是,也不是……钱彬,来坐,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钱彬在李昀昊的旁边坐了下来,眼光扫了扫左右:“就我们两个?”李昀昊笑道:“嗯,就是喝喝酒,妹子你随便叫。

”钱彬眯着眼睛笑笑:“李大少就是豪气,不过今天你找我,应该不单单只是喝酒这么简单吧?”李昀昊笑道:“哥们追妹子被冷遇,还被别的男的打脸,这心理不爽啊。

”钱彬眨眨眼睛,眼光中闪过几分狡黠,笑眯眯的说道:“能够打你李大少脸的人,那可是不一般啊,怎么,想哥们帮你教训下对方,让对方知难而退?”李昀昊笑笑,眼光盯着钱彬,他和钱彬打过交道,这个人好赌好色,但是实际上颇为精明,想要蒙他并不容易,而且这种人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

“这个人不单和我有怨,和我李家也有仇,但是我并不方便出面对付他,钱彬,你身怀奇术,可否帮我出这个头,兄弟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钱彬微微眯起眼睛笑道:“李大少,你想我怎么做呢?”李昀昊端起酒杯,轻飘飘的说道:“五仙门蛊术无双,中了蛊毒的人往往死得不明不白,就连最先进的医学设备也检查不出来死因……”钱彬面色微微一变:“你要那个人死?”李昀昊盯着钱彬的眼睛,轻轻笑道:“唯有死人才会不争不抢,才会让人感到安心。 ”钱彬拿过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却没急着喝,端着酒杯,轻轻的看着,就好像酒杯上有花一样。 “死人,这问题可就很大了啊,而且对方能让你李大少吃亏,想必来历也不小吧,我要是插手,很容易惹祸上身啊……”李昀昊笑笑道:“对别人或许很难,对你来说,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不管他什么人,对你的蛊来说都是一样,事成之后,我给你五百万。 ”钱彬抬起头,眼睛微微眯起:“一千万,而且要预付!”李昀昊眼中冷芒一闪:“好,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