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我只想谈谈我亲身经历的事

时间:2019-07-21 19:49 作者:admin

我只想谈谈我亲身经历的事

我曾是成都七中直播班的一名学生,这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唯一原因。 我是我们学校第四届直播班学生,那几年,成都七中直播班是我们学校最好的班级,只有中考成绩排名靠前的学生才能进。

学校安排了资历最高的老师带我们,我们几个直播班的奖学金指标最多……但换个角度说,我们也肩负着提高全校升学率的责任。

你可能觉得这很可笑,但在当年,事实即是如此,前三届直播班的成绩斐然。

我想你一定知道关于成都七中的很多传说,但你一定不知道,第一次上直播课时我们有多新奇与兴奋,逐渐追上七中学生的平均分时我们又有多自豪,以及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刻,有多不可思议。

直播课堂里,我们被称为“远端同学”,那一块屏幕成为联系我们和成都七中的纽带。 网校负责人说得一点没错,我们通过那块屏幕,看到外面的世界,找到了目标,看到更多可能,逐步地,击碎我们的惰性。 那一块屏幕给我们的,不光是每次上课的四十分钟,更多的是见识的增长和学习习惯的培养。 那些毕业于高校的,或是有着二十年教龄的老师们,用着各种各样的方式让课本知识不只存在于课本中,每一次激烈的课堂讨论、每一项形式各异的作业,都让我在进入大学后还能游刃有余不局促。 而当年为了提高成绩养成的“课前预习,课后复习,主动质疑”的学习习惯,让我能尽快适应快节奏的大学课堂。 这种种,便是那块屏幕带给我的锻炼和提高。

我亲身经历了文章中的种种事,所以,直播课堂早已成为我青春时光里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不敢说“没有直播课堂就没有现在的我”那样的话,毕竟俗话说的“师傅引进门,修行靠个人”确实有理。 开设直播课堂的学校很多都是国家级贫困县的中学,可以想见,其学生与前端成都七中的学生基础水平差距明显,所以即使前端老师已经尽量调整了“成都七中式”的教学方式,仍然会在高一时出现极大的成绩差距。

而后,有的同学会为了缩小这个差距而苦读,也有心理承受能力差的同学接受了这个差距,从而使高一时的成绩差距成为许多直播班高考成绩的分水岭。

所以直播课堂对于我们而言,只是一个机会,一个改变现状的机会,至于最终的结果,皆取决于我们自己有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并好好地利用学校提供给直播班的条件。

《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引发了如此的关注与讨论,有人从中看到了教育公平问题,有人看到了地区间的教育鸿沟,有人关注直播课堂的发展……网络上对直播课程的评价有好有坏,对好的评价我仅仅以旁观者的态度浏览,因为需要有这样的声音让直播课堂向好发展,然而对那些莫名其妙的评价,我深深地感到不平,一是为直播教学不平,这样一种教学方式的出现,是对传统教学方式的革新,而新事物产生与发展本就是一条不断探索再不断前进的路,因为产生之初的问题而彻底否决它,未免太过片面;二是为网校老师与工作人员不平,每一堂直播课,授课老师和技术老师都需要做很多准备,因为有上万学生在屏幕前观看,他们不能出一点差错,然而他们却往往被误解,委实冤枉。 或许我在写这篇文章时夹带着个人感情,但一字一句,源自我在直播班三年的经历,你也不一定要认同我的看法,因为我只是想谈谈我亲身经历的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