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心动99次:徐少宠妻有点甜徐景延,乔轻歌全文 感情变淡句子

时间:2019-06-08 07:27 作者:admin

心动99次:徐少宠妻有点甜徐景延,乔轻歌全文 感情变淡句子

主角徐景延,乔轻歌心动99次:徐少宠妻有点甜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都市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乖,你签了合约,我就答应你一切条件。

”初次见面后,某男努力做出一副纯洁无害的样子,痞笑着说。 “乖,你把衣服脱了,我替你上药。

”某夜,某男嘴角噙着一抹坏坏的笑容,引诱道。 “乖,我绝对不动手动脚,只看看。 ”上完药后,某男不给人家穿衣服,还把脸凑到那对丰满前。

“流氓!”一巴掌打过去。 某男无辜的说:“我只是说不动手动脚,没说不亲亲,你干嘛打我,我堂堂DM总裁,都让你玩弄于鼓掌之间,给一点甜头尝尝也不可以吗?”精彩章节乔轻歌一瞬不瞬地盯着秦文博,眼中渐渐弥漫出水雾。

无论如何,她也爱了这个男人这么多年。 她曾以为他是她这辈子唯一的依靠,可结果,他却是伤她最深的那一个。

她觉得身上发冷,眼前关欣的笑和秦文博的目光是那样的刺眼,她再也忍受不了了,低头就要走开。

谁知秦文博却忽然上前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他居高临下地瞪视她,冷冷开口:“乔轻歌,你知道错了吗?”乔轻歌脸上闪过迷茫和错愕,紧接着便狠狠一凝眉,“我错在哪里了?”“你自己知道!”她想一想,然后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我是不是错在,不该在那家咖啡馆打工,不该在那个时候看电视,不该看到你跟莫离劈腿的新闻?还是错在不该从小信任你,爱你,把自己家的公司全权交给你打理,从不多问一句……抑或是错在,我根本就不应该姓乔,根本就不该生在乔家,然后认识你?”乔轻歌红着眼睛盯着面前这个伤透了她的心的男人,然后狠狠将眼泪给憋了回去。

秦文博,这样的人渣,根本就不配她再为他流一滴眼泪。

秦文博听了她的话,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这个可恶的女人!居然敢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以前她根本不是这样的。 一定是因为徐景延,因为那个男人,所以她现在才敢对自己这样嚣张!他没有放开乔轻歌,而是抓得更紧,“好,真是嘴硬。

我倒要看看,你没有我,会过成什么样!”乔轻歌手腕痛得厉害,她不停地想要将自己的手抽回去,“你给我放手!”关欣不想自己被晾在一边,因为周围已经有人在对他们指指点点了。

原本今天晚上她才是赢家,因为乔轻歌抢了她的男朋友又怎么样?她还抢了她的未婚夫呢!可是现在秦文博拉着乔轻歌不许她走,这就有点不好看了。

她不想让学生们传出什么难听的话,就娇笑着上前,伸手轻轻地握住了秦文博的手,然后凑在乔轻歌耳边,用很轻的声音道:“乔轻歌,你永远都赢不了我的。 今晚你穿的很漂亮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又成了丑小鸭?哦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刚刚是我想喝奶茶,才让那个男生帮我拿的……”她唇角带着得意万分的笑,十分恶毒。 乔轻歌狠狠瞪她,“果然是你!”关欣点头,“对,的确是我。

我想让你明白,鸭子始终都是鸭子,永远都变不成天鹅!你要么从鼎宇大学滚出去,要么,就给我夹起尾巴做人!”乔轻歌满心都是愤怒,她定定地看着关欣和秦文博,然后冷冷一笑,“我忽然发现,你们两个还真是挺配的,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狗男女!”“你给我闭嘴”,关欣脸上闪过几分愠怒,“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识相一点,快滚!”“呵”,乔轻歌哼笑,“关欣,你不就是勾搭上一个出轨渣男嘛,有什么好得意的?你还以为秦文博是个宝贝呢?我告诉你吧,你就是一个垃圾回收站!”“住嘴!”秦文博猛地呵斥她一句,拽着她就要出宴会厅,“你跟我来!”“我不!秦文博,你这个人渣快点放开我!”乔轻歌奋力抵抗,奈何她虽然会跆拳道,可是秦文博也是从小学拳击,论拳脚功夫,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正着急的时候,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来,“把她给我放开!”紧接着,一个高大的人影就大步迈了过来,伸手握住了秦文博的胳膊,然后狠狠一拧!秦文博吃痛,猝然放手。

乔轻歌脚下穿着高跟鞋,被秦文博又是拽又是松的,一时站立不稳,身子刚要往旁边倒,就被一双结实有力的臂膀给揽进了熟悉的怀抱里。 “小刺猬,你怎么样?”是徐景延!他来救自己了!乔轻歌心中一激动,又是差点哭出来。

不过她马上吸了吸鼻子,这个时候哭,实在是太给那对狗男女脸了!她站稳身子,然后高傲地扬一扬下巴,“虽然差点被狗咬,但好在我练过打狗棒法,暂时没事。 ”徐景延原本还很担心她,结果听到这么无厘头的一句,差点笑场。 他清了清嗓子,将乔轻歌护在身后,然后嘲讽地看着对面的两个人:“以多欺少,你们这对狗男女,果然很不要脸。 ”乔轻歌听得简直想为徐景延蹦起来鼓掌,瞧瞧这气势,上来第一句话就卓尔不凡!关欣在看到徐景延的一瞬间,脸色就黑了下去。

因为她从来都是骄傲的公主,从小到大没有尝过失败的滋味。 而徐景延,是她目前为止的人生中唯一的失败!秦文博则冷冷哼了一声,用旁人看不懂的冷峻眼神狠狠瞪视徐景延,“徐景延,你确定要跟我作对?”徐景延立马摇头,“我没兴趣跟垃圾作对,不过如果垃圾自己不识趣想要抢我的东西或是挡了我的路,我也不介意把垃圾清理一下的。

”乔轻歌站在徐景延身后,看他一人怼两个人渣,忽然觉得此人今天真是特别的帅气。

尤其是他今晚还专门穿了晚礼服欸!瞧瞧这款式,瞧瞧这颜色,瞧瞧这裁剪……咦?怎么自己越看,越觉得他身上的礼服跟自己的礼服裙是一对呢?这男人可真是臭美,原来他给自己准备礼物的时候,也给自己准备了一套啊……“徐景延,我劝你不要太嚣张了。 你应该知道,你从来,都不是我的对手。 ”秦文博盯着徐景延冷酷开口。 徐景延则痞痞一笑,“是吗?那我可真的要拭目以待了。

”他说完将乔轻歌揽在怀里,冲她轻柔一笑,“有的人就是眼瞎,稀世宝贝就在眼前却不懂得珍惜,反而要去捡别人不要的垃圾……”他说完这句,颇有深意地看了关欣一眼,然后搂着乔轻歌就潇洒离开了。

关欣的脸色立马黑成了一块炭!这个徐景延,他说谁是垃圾?!这场风波终于平息了,众人渐渐散去,言颜则愣愣地看着徐景延离开的高大身影,一脸痴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