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东北】舅舅(散文) 作文本小学

时间:2019-06-30 14:01 作者:admin

【东北】舅舅(散文) 作文本小学

作者:游戏积分:0防御:破坏:阅读:246发表时间:2019-06-1309:27:31摘要:舅舅是国民党的县团级人员,解放后,在中国共产党劳动改造政策下得以新生,说明政策英明和具有强大威力。

  舅舅是母亲的弟弟。

我见到他时,已经十多岁了。

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由于肚子无食,被老娘早早轰上了炕,在被窝里围着。

外屋门开了,我听见响声,爬起来,透过板墙子的玻璃窗,看见一个男子汉,高高的个子,魁梧的身材,端庄的面孔,戴着一顶棉帽子下面露出花白头发,背着一个行李,手提着一个提包,走进屋来。 看见老娘喊了一声:“二姐……”随后就走进姥姥住的东房。   老娘进屋来催促我赶快睡觉,我就问:“娘,这是谁呀?”  “是你舅舅。

”  我愕然了,我还有舅舅。

躺下后还琢磨了,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第二天是周日,早早地我就被说话声吵醒,那时外边天色还黑着呢。

就听见老爸老娘和舅舅在堂屋里说话,嘘寒问暖拉家常。

很快我就起床,吃罢老娘买来的早点浆子油条烧饼后,舅舅从外边回来,对老娘说,我去派出所办完临时户口了”转身对我说:“我带你洗澡去。 ”我很高兴,舅舅怎么会认识我呢?于是我就跟着舅舅来到“正兴池”。

记忆中这是第一次正式在浴池里洗澡,也是第一次和舅舅接触。

  后来的几天,只要我不上课,舅舅带着我去看电影,逛商场,下饭馆。 有一天我下午回家,舅舅出去了。

等到天全黑下来,舅舅才回家。 姥姥问:“你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 ”  “我去看看大爷和大娘,回来走路回来的。

”  姥姥心疼地说:“多老远啊,多累呀。

”舅舅没言声。

  后来听家人说,大老爷家住大营门,据我们家至少有20里路。

听后我就特别佩服舅舅。

满头华发已经50多岁的人,还可以走这么远路,是体力好,也是有毅力。

那时60多岁的老头老太太,都被称为老人了。

而舅舅不以为老,强力胜壮年。

  时间很快两个星期的假期到了,舅舅准时归队。

临走那天应该是早晨,我还在睡梦中。

虽然他回单位了,可是我很想念他。   他单位在哪儿?什么时候还再来?我心里想着看电影、买零食、逛大街,洗澡堂……  舅舅是老黑家的长孙。 我姥爷大排行行二。

大老爷家头胎是个女孩儿,我称呼大姨。

紧接着就是我老娘在老黑家行二,被称为二姨。 三姨也是诞生在大老爷家,舅舅大排行行四,生在我姥姥家。

因此,老黑家的长孙落在了我姥爷家这支儿。

后来其他几位老爷结婚生孩子都是女孩。

只有到了十多年后四姥爷家生个男孩,隔了好多年,大老爷家生个男孩。 老黑家姑奶奶多,显得爷们儿就珍贵了。

  我家舅舅是黑家长孙,是我姥爷长子,从小自然受宠爱。

后来上学,做工,和他人做买卖。

他没有继承我姥爷的医学专业。   我的姨姨们自幼好学,个个出类拔萃,分别考上北大、辅仁、医科大学等。

在那里她们逐渐接触政治,同时也有不同信仰,为不同的目标而工作奋斗。

因为交际广,结识了许多回民中的人物,有政界的,也有商业的。

受我的姨姨们影响,他逐渐和政界人物打交道。

  抗战期间,中国还是国民党统治的政府,舅舅就加入了组织,做买卖的同时,做些抗战工作。

到日本投降时,舅舅被委任国民党区党部指导员。 为了出人头地,改换门庭,他不遗余力的工作,上街贴标语、组织援军物资、欢迎军队进驻。

为了安全,上级还给他配备了一只手枪。 40多岁了,好像在政界还能干一番,还有上升的机会。

  谁料想,随着国民政府接收大员到达天津,国民党内部派系斗争寄发,相互倾轧。

他们对长期在地下工作的国民党压制、排挤、打击。 致使舅舅激流勇退,不再伺候他们了,退出政界。

后来国共两党开始内战,舅舅潜心做买卖,当商人,直到天津解放。   就是这段经历,在镇反运动中被逮捕入狱,罪名是“历史反革命”,被判8年徒刑。 舅舅入狱时我刚刚2岁。

十年后舅舅出狱留用,回家探亲,我才知道这些情况。

  经过改造的舅舅思想觉悟比一般人都高,遵纪守法,维护共产党的权威,积极宣传党的政策,身体力行,生怕给我们这些后人造成影响。   在关键时候,大事不糊涂,给我们这些外甥男女挽回了一些政治影响。

  那是1965年仲夏,一天舅舅突然回家,使得全家惊讶。 平常他都是春节回家探亲和过年。

这次不打招呼就回来。 莫非有什么事情?果不其然,他是为了完成一件重要任务而回家的。

  原来家桢哥哥在国家队效力已经近10年,出国几十次,立功受奖无数,可谓功勋大大。

但是就是解决不了入党问题。 这在国家篮球队已经成为事件。 贺老总得知是因为家庭问题,影响了一些男女运动员入党,就说:“他们的政治问题能有我大吗?我都能入党啊。 ”于是国家队党组织逐个梳理每位积极分子,看什么问题,搞清社会关系,陆续解决。

等到家桢哥哥时,组织上就派人到舅舅所在农场,批准舅舅回家向家桢哥哥介绍他的“历史问题”。

帮助家桢搞好政审这一关。 于是舅舅领命,匆匆回家。

那时家桢正在古巴出访,于是家桐大哥与舅舅进行了一次严肃而郑重长谈。

  谈话是在我们家的堂屋。

那天是周日,哥哥休息。

下午爷俩对面而座,神情严肃,态度凝重。 家里外边不让我们小孩子走动,好像大战前的指挥部一样,一点声响都没有。 一问一答,问者点头哈腰,答者理直气壮。 尽管那天气温很高,可是我们没有觉得热。

屋里屋外鸦雀无声,就听见哥哥的钢笔“沙沙沙”发出声响,像是……  两个多小时的交谈很快结束了。 当看到爷俩都站起来,相对而笑时,我们这些大人孩子也长嘘了一口气。   这次舅舅介绍提供的材料,为家桢入党铺平了道路。

在接纳家桢入党的大会上,党组织充分地肯定了家桢积极老实,认真负责地向组织汇报的忠诚的态度,顺利地通过了。

殊不知,这里有舅舅的成绩,凝结着舅舅对我们下一辈的责任心。

  也正是这份材料,为我们兄弟解决加入党组织问题打下基础。   文革前最后一次探亲,是我送他到北站。

临别时,他给我一块钱,让我零花。

我已经是初二的中学生了,路过官银号新华书店,我进去买了三本书“简明英汉词典”“半导体知识”“天气预报”。   这次探亲他见到我看小说《青春之歌》,向我推荐了“枫香树”“晋阳秋”等,还鼓励我多学习毛主席著作,做新时代的好青年。

后来我下乡了,直到1974年回城,期间没有见到舅舅。

  1975年姥姥去世,舅舅在家请假陪了一个多月,直到送葬到坟地,他尽孝了。   舅舅为家桢做了工作,家桢也为舅舅做贡献。

  这是1980年代的事情。 改革开放后,国家形势一片大好。 党中央决定释放在押的国民党人员,一个不留。 为此,我听从老娘嘱咐专门去农场办理舅舅回城的手续。 去之前,请示校领导,获准。 在农场,尽管不顺利,总算了解了信息,以告知我放心不下的老娘。

  回津后,几次去六处,不理不睬,后来官方得知是家桢的舅舅,办理起来就顺畅多了。   舅舅辞世的时候,我正在山东出差,也没有来得及给他送行。

不过我想,他临走前的心境一定很复杂。 但是他已经给老娘(我姥姥)做了无常16年的年头(回民风俗的祭祀)事情,也对得起故去的老人,尽孝了。   共2626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舅舅,一生平凡而坎坷,说其平凡,是做些常人力所能及的事情,做些为国为家尽职尽责的事情,说其坎坷,蒙冤蒙齿被人误解,却不为自己辨白,只是默默无闻地干着应该干的事情,舅舅的大气大度就在于他可以尝遍世间之苦,却努力不让自己的政治雾霾影响到下一代的前途,向如此一位可亲可敬的舅舅告慰一声:天堂安好!【东北风情编辑:老笨熊李春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