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时间:2019-06-13 18:35 作者:admin

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正文第一章休想让我陪老头子喝酒[更新时间]2019-03-0721:05:09[字数]2054“让开。

”金蔚蔚扶着门把手,清秀的脸紧紧绷着,那双溜圆清澈的眼眸几欲喷火,“趁着我还能好好说话,你最好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

”“你不能走!”外表可爱乖巧的少女压低声音咬牙切齿,眼睛不时往身后瞟,“你要是走了咱们全家就完了,只不过让你陪这个人一晚而已,你装什么清纯?!”“闭嘴!”金蔚蔚狠狠甩开抓着自己的手,“金柠允,这是你自己招惹的人,为什么要我来替你擦屁股?既然你说只不过是一晚,那就你来作陪好了。

”她是金家大小姐,在金家的地位却不及一个私生女,还被以家宴的名义骗到了这个酒店,私生女招惹到的惹不起的人,想要她来陪酒?她是没有地位,但是不代表她会就这么屈服。

“你们商量好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身穿正装的中年男人走出来,严肃的立着,“我们总裁很忙,腿脚不便、身体也不舒服,没空在这里等着你们拉拉扯扯。

”金蔚蔚冷冷瞥过去一眼,“既然身体不舒服,就早点回家,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想让小姑娘陪自己喝酒,就不怕死这儿吗?”助理一愣,一脸惊讶看向金蔚蔚,张开嘴想说什么又闭上嘴,眼底闪过意味不明的一抹笑,“请你们快些决定。

”说完,进了紧挨着的隔间包房。

“金蔚蔚你别忘了,你妈妈还没和爸爸离婚,如果你……”金蔚蔚嗤笑,不等金柠允说完,扭头就走。 冯丞炀站在落地窗前,俊脸微凝,无声看着已经走出酒店的金蔚蔚,目送着她坐上出租车扬长而去才转身,“看来这个金家的私生女没成功,再去逼逼她。

”“是的少爷。 ”中年助理犹豫了一下,眼底冒出一丝丝笑意,“金蔚蔚和金家私生女,似乎以为少爷您是个老头子。 ”“哦?”冯丞炀挑眉,转头看向中年助理,“看来是被陈叔你拖累了。

”“这是少爷故意的吧?故意让她俩误会您是个老头子。

”中年助理低笑,“少爷从来不会做无缘无故的事?”就像故意让他出去说他身体不好,腿脚不便。

“那个……冯总裁,对不起抱歉让您久等了,请您再给我点儿时间,我今晚一定把她给您送来!”中年助理默然片刻才拧眉,似乎是做了某种决定,“好,就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今晚八点送金蔚蔚到丝丽兰弗大酒店,总统套房1572。 ”从饭店走出来,金蔚蔚越想越生气,恶心的感觉胸口堵着苍蝇一样,她心里很清楚金柠允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本事,想了想坐了出租车回家,决定先发制人。

但她显然低估了金父想要袒护金柠允的心。 “你妹妹年纪还小,再说了,不过就是让你陪人家喝个酒,为了金家你牺牲一下自己怎么了?!你还好意思来告你妹妹的状!”金父不耐烦的说着。 金蔚蔚瞠目结舌,而后忽然了然,“爸,你知道这件事?”金父终于觉得有些别扭,没再看金蔚蔚,“你妹妹本来是招标玩的,谁知道落了人家的圈套,对方提出条件,只要她能陪一晚就可以把金家所有的股份还给我们。

”金蔚蔚冷冷的说道,“跟我有什么关系?”“怎么没关系?你不是金家的女儿吗?!好在人家说了只要是金家的小姐就行,你就替你妹妹去能怎么样?”“想让我去陪那个老头子是吗?你可以打死我,送我得尸体过去,只要我活着,我就绝对不会去!”金父气的脸色酱红,指着金蔚蔚准备破口大骂,金柠允却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金蔚蔚,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说着,她挽住金父的胳膊一脸委屈的神色,“爸,我为了金家一直求人家,人家说这是最后一个机会了,您也不想公司被别人抢走吧?”说着,她转向金蔚蔚,趾高气昂说道:你别忘了你那个没出息又丑八怪的妈还靠着爸活着呢,你要是不去,我就找人去把你妈……”话还没说完,金蔚蔚已经冷脸三步跨做两步到金柠允面前,抡圆了胳膊一巴掌甩到了她的脸上。 “啪!”“你敢打我?你这个贱人!”“啪!”金蔚蔚毫不客气,反手又甩了一巴掌,“贱人闭嘴。 ”金柠允捂着脸不可置信得看着金蔚蔚,“你……”“我可以去陪那个老头子,但我有一个条件。

”金蔚蔚冷冷盯着金柠允,心里拿准了她不敢对自己动手,“放我和妈妈离开,我不管你们为什么这么多年不离婚,今晚过后,你和我妈离婚。

”为了妈妈和自己,她愿意牺牲。

是夜,金蔚蔚端端正正的坐在总统套房里,心如死灰的等着即将到来的屈辱,尽管已经做好了决定,但她还是紧张的捏紧了双手。 屋子里灯光昏黄,暧昧的气氛让她更加紧张,呼吸也有些急促。 冯丞炀推门进来,眼睛透过面具看着金蔚蔚,略站了站才朝她走过去,迫人的气势像无形的墙壁推挤着金蔚蔚。

果然是有奇怪嗜好的老头子,居然还带着面具,不过身材还挺好,而且个子还很高……金蔚蔚你在想什么!甩开脑袋里的奇怪想法,金蔚蔚有些紧张的起身,“我……我今天感冒了,不对,我身体其实有那种病,你最好别碰我。 ”冯丞炀挑眉,果然是个天真的女孩子,居然用这种说辞来拒绝他。

看他四平八稳的坐到沙发上没说话,金蔚蔚心里更加紧张了,张嘴又补充了一句,“我说的是真的。 ”“嗯。

”冯丞炀故意压低声音,显得苍老又沙哑,“坐下。

”金蔚蔚抿唇,却还是乖乖的照做。 “不好奇吗。 ”见她异常的安静,冯丞炀有些想知道她脑袋里在想什么。 “不好奇,过了今晚我和你就不会有再见的可能。 ”金蔚蔚一脸的任人宰割,只是她紧拧的眉毛出卖了她的内心。

冯丞炀心里有些微微的松动,却仅仅只是一瞬间。

金家的人都不值得同情。 “把衣服脱了。 ”。

  • 上一篇: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