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都市之狂龙医圣》第一章叶馆长

时间:2019-07-11 19:42 作者:admin

《都市之狂龙医圣》第一章叶馆长

江州市,天心馆一辆煊赫的玛莎拉蒂停在这个偏僻中医展览馆的门口,从上下来一个漂亮女人,停顿三秒后走了进去。 天心馆的布局看起来还是十分清雅的,毕竟有着国家资源的支持,会客座显得比较复古,茶台上冒着青雾,一个约莫二十出头但穿着老年唐装皮肤白皙的青年端正的坐在沙发上,面容很冷静。

正是馆长叶晓光。

走进天心馆的这个女人穿着高跟长腿靴,架起二郎腿,长款风衣拖曳在沙发后面,女子很美,五官玲珑,身材傲人,就是显得有些傲慢。 “怎么样,叶晓光,我的提议你想好了吗?”她冷冷的出声,从兜里面掏出一根白把香烟来喂在嘴里,点燃,冷漠的盯着叶晓光。 叶晓光抬起头,但凡这个女人会在意一下叶晓光的话,就会觉得这个眼神有点陌生,他抬起头打量了女人几眼,低头思索片刻,道:“你走吧!”女人喂在嘴角的烟头一顿,他蹙眉朝着叶晓光看了几眼,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还要考虑吗?已经好几次了,我给了你一个多月的时间,你以为我还能在江州耗多久?”叶晓光眨了眨眼,嘴角不禁勾起一丝笑意,道:“我想好了啊!”“既然是爷爷亲自给我们俩订下的娃娃亲,爷爷走了,我觉得我也不好忤逆他的意思,今年冬天,我娶你啊!”叶晓光的声音缓缓发出,女人满脸都是惊讶。 这根本不是这一个多月来,在他的印象中有点唯唯诺诺和胆小怕事的叶晓光啊。

她当然不会知道那个叶晓光昨晚被一个砖头砸死了,现在住在这个身体里面的灵魂,另有其人。

“你疯了?”女人捏着拳头,朝着叶晓光凑近了些,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她眼珠子转动,从兜里摸出一张银行卡来,道:“我加钱!再加一百万,两百万,离开我。

去告诉我爷爷,你不想娶我!”叶晓光的眼中闪过一丝淡漠,缓缓的将桌子上的卡片往女子那边推了推,冷静道:“要尊重逝者!至于想……我倒的确不想娶你!”女子哑然,浑身一颤,嘴里面发出几声粗重的喘息,道:“叶晓光,你冷静点。

我不知道你忽然受到了什么刺激,但是你话挑明说,你觉得你配得上我吗?”“你爷爷是德高望重的叶神医,和我们赵家订下娃娃亲自然无不可,可你算什么?要不是靠着你爷爷现在打下来的这片家业,你就是个废物!”“如果不是我们赵家这么多年的维护,你这个年轻的天心馆馆长,你觉得能做多久?”她的声音中带着些因为发怒而引起的颤抖,目光中凌冽的怒气致使她漂亮的面容看起来都有些变形。 叶晓光的眸中闪过一丝冷光,道:“赵幽兰,滚出去!”赵幽兰本身还想说些什么,闻言一滞,满满的怒气皆表露在脸上,盯着叶晓光看了片刻,有些讶异,可还是继续道:“叶晓光,你在逼我!?”“你应该明白,我一直在容忍你!”赵幽兰捏着拳头,继续道:“是你逼我的,你等着,到时别来求我!”赵幽兰俏脸上露出愤怒,她一把提起手上的包,整个人往天心馆之外走去。

望着这个漂亮的背影,叶晓光无奈的揉了揉鼻子,玩味的笑了笑,自语道:“真是个令人苦恼的女人!”他起身来,跟在赵幽兰三米之外目送他走出天心馆,赵幽兰首先走出门口,他也缓步跨在了门外。 然而就在这时,一左一右两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大汉忽然朝着他靠拢了过来,别住他之后,赵幽兰转身,重新盯着他,举着银行卡,道:“叶晓光,再考虑一下。 ”满满的威压顿时席卷了过来。

叶晓光再看到两个黑衣大汉的时候,首先微微一愣,目中闪过一道怒气,犹如惊雷,但紧接着就平静下来,冷漠道:“你真的敢动我吗?赵幽兰。

”赵幽兰目中闪过一丝狡黠,开口道:“你想的没错,我不敢动你,可现在动你的不是我。

”“再者,你要是不答应我的提议,我就让他们两个一直守在这个门口,你出来一次,我就让他们打你一次。

你不听,我就打到你听!”“过分了吧?”叶晓光的话音刚落,赵幽兰就冷静的喊了一个“上”字,两个黑西装大汉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猛的一拳朝着叶晓光的脑袋打了过来。 叶晓光的眸中闪过一丝冷光,紧接着,包括一直盯着叶晓光的赵幽兰也没看到他是怎么出手的,两个黑衣大汉一左一右,几乎是同时倒飞在五米开外!这么巨大的爆发力,很难想象会出现在叶晓光这么一个瘦弱青年的身上,这简直就是龙!赵幽兰晃动的眼珠子根本追不上叶晓光的速度,等她定睛的时候,叶晓光已经在他的面前,紧接着,赵幽兰便感觉喉咙上传来一股呼吸滞住的感受,紧接着,她的整个身体顿时离地而起。 叶晓光单手捏着这个不到一百斤的女人,轻松的举起来,缓声开口道:“如果今天,这个世界上少了一个叫赵幽兰的人,根本惊不起一丝波澜。 ”赵幽兰被捏住了脖子,根本无法发声,只是惊骇的看着叶晓光平静的表情。 半分钟后,她感觉整个身体都市一轻松,但在地上晃荡片刻之后,她还是腿软站不稳,整个人一屁股坐倒在天心馆前的草坪上。

“咳咳咳……晓光,中医世家——叶家已经没落了,你听我的不好吗?”这个十分傲娇的女人,此时开口,竟然带着一股哀怨。

“没落?谁说的?”“明天江州中医大会,我会去参加的。 ”没人知道,昨天晚上,天心馆的第二十一代继承人叶晓光,因为在门口的大树下脱裤子撒尿被树上掉下的一个砖头给打死这件事无人问津。 好在一晚上过去之后,他重新爬了起来,脑袋上的大洞也诡异的消失无踪,整个人也如同变了个人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