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时间:2019-06-13 18:35 作者:admin

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正文第九章为了吃的[更新时间]2019-03-1222:03:38[字数]2131晚餐的精心准备,味道还算是不错,至少这里的伙食,金蔚蔚向来觉得很是符合她的口味,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因为在家中经常被欺负,没有好好的吃过什么美味的后遗症呢?等到这次的事情结束之后,他们兑现诺言,她就该是能够好好的活出自己的日子来吧?毕竟,她是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的依附在金家了。

以前的日子,不想要再回去了。

不过,有个人的事情,她倒是还需要去好好的查一查才行,毕竟是妈妈临终之前的愿望,总是要去完成的不是?“这肉还不错。

”冯丞炀冰冷的声音微微响起,成功的打断了金蔚蔚的思绪。

“嗯,谢谢。

”有些低沉的回应道。 冯丞炀有些不满的微微皱眉,一看就知道金蔚蔚这根本就是心不在焉的敷衍语气,顿时筷子一放,起身来一句也没有什么交代的转身便是离开了。 金蔚蔚看的倒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很,最可恨的是,她还没有吃饱啊喂。

“那个我还没有吃饱呢。 ”瞧着眼前已经是被撤走了的饭食,金蔚蔚可怜兮兮的看向了一旁的陈叔。

她是真的肚子饿啊。 哪有这样不让人吃饱的?这算不算是虐待啊?就算是囚犯,在死之前,也该是有一顿饱饭可以吃的吧?何况她还不是他的囚犯呢。

好吧,其实也差不多。

金蔚蔚无奈的叹了口气。 陈叔没有办法自作主张,除却对金蔚蔚报以无奈的微笑之外,他还能做什么?尽管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好像是有点无辜的,可想着当年的那件事情......金蔚蔚坐在桌前,有气无力的将头搁在桌子上面,活像一条快死的鱼,翻着白眼,听着自己肚子里面传出来的响声。 “冯丞炀,你个混蛋,连饭都不让人吃。

”她是真的饿啊!难道她要做这个世界上面唯一一个被饿死的囚徒不成?不行,不能够就这样的束手待毙吧?就算不是为了不让自己任人宰割,这为了能够吃饱饭,也该是奋起反抗一次吧?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金蔚蔚忽的是站起身来,打听到了冯丞炀现在在什么地方,抱着必死的决心,犹如壮士断腕一般的走到了书房门前,刚刚伸出手去,想要敲响这门,可是刚刚提起来的勇气,好像一下子就卸掉了。 有点心虚怎么办?不过,她到底是在心虚个什么东西?她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明明她才是被虐待的那一个好不好?明明前一秒还细心的为她擦药,谁知下一秒就变脸了,这也太快了一点吧?好歹也让她吃饱喝足了之后再说啊。

毕竟,她已经是他的人了不是?金蔚蔚深深的深了口气,抬手想要再度的敲门,陈叔却是神出鬼没的出现在她的身后:“金小姐。

”“啊......”金蔚蔚顿时被吓了一跳,赶紧着放下手来,掩饰的笑了笑,随后瞧着他手中端着茶杯,顿时眼珠子一转,伸出手去接过他手中的茶杯,说道:“陈叔,这种小事情,还是我来做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说完这话,也不等陈叔说什么,已经是笑面如花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坐在书房里沙发上的冯丞炀好像格外的有魅力,是谁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气的来着?反正这话金蔚蔚是表示着十万分的认同的。 而冯丞炀的这种认真,好像还分了好几种,认真工作的他和之前认真为她搽药的他有些不一样呢。 金蔚蔚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来,只是将手中的茶杯轻轻的放在了他伸手便是能够拿得到的地方。

“陈叔,可以将这文件......”这话还没有说完,伸出手去正准备拿起茶杯的冯丞炀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微微抬眸,对上的便是金蔚蔚那张讨好般的笑容。 倒也是不急于一时的去叫陈叔进来了,冯丞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可却没有要询问金蔚蔚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的意思,书房之中,瞬间寂静了下来。 原本还等着冯丞炀询问她的金蔚蔚,这时也只能够是主动开口了。 “大老板,这茶可是对胃口?”虽然这茶不是她沏的,可这借花谢佛的人是她啊。 “陈叔的手艺,向来如此。 ”冯丞炀淡淡的回答道。

听得这话,金蔚蔚忽而尴尬的笑了一下:“大老板喜欢就好。 ”就当做也是在夸奖自己了。 “怎么?已经是厚颜无耻到了这种地步了吗?”冯丞炀放下手中的茶杯,头也不抬的说道,“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出去了。

”他没有那个时间精力去和她扯皮,说着这些没有什么营养内涵的话。 金蔚蔚努力的微笑着,告诫自己千万的不要生气,就当做是服务一头猪就好了嘛。 这猪不知道感谢主人,难道她还要和猪生气不成?“刚才看见大老板好像并没有吃什么,想着你应该是还没有吃饱吧?要不然我去让人再做点你爱吃的东西给你端来?”金蔚蔚仍旧是保持着那一抹微笑,尽量的让自己看上去人畜无害,是真的关心着他的模样。

冯丞炀微微的抬眸,看着这样的金蔚蔚,似乎是想要看穿她这伪装起来的面具一般,不过沉默许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也好,你去吧。

”之前吃饭的时候,竟然敢开小差,现在跑跑腿,倒也行。

冯丞炀的心理是这样想的,却是不知道金蔚蔚在离开书房,随手关上门的那一刻,连上露出来的灿烂笑容,就差大喊一声“耶”了。

至于冯丞炀喜欢吃什么,或是喜欢喝什么,金蔚蔚是丝毫也不关心,她现在一心想的就是赶紧着去光明正大的找吃的。 “果然,还是这饭菜的味道最让人感动了。 ”金蔚蔚瞧着下面的人端上来的饭食,由衷的说道。 至于这饭菜是做给谁吃的,那很抱歉,她压根就已经是抛到脑袋后面去了。

夜深人静之时,她倒是吃饱喝足的躺在床上,做着美梦。 却是不知道那个站在床边,浑身散发着黑气的男人已经是盯着她看了好长时间了。 一直等着她端东西来吃的冯丞炀,直到不耐烦了,自己走出了书房,这才发现,什么给他端吃的,分明就是自己要吃的借口罢了。 很好,女人,竟然敢这样的耍弄于他!。

  • 上一篇: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