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孙小天梅玉芳是什么小说 花都小神医免费阅读

时间:2019-07-12 19:05 作者:admin

孙小天梅玉芳是什么小说 花都小神医免费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半桶草木灰,配上半桶溪水,最后孙小天得到了大半桶黑浆。

这就是药王孙思邈培育草药的秘法,是不是觉得非常随意?这只是半成品,关键还在后面。 再次回到药田,孙小天找来一截枯枝、一根木刺,而后自言自语道:“老祖宗,你可别骗我,骗人可不是好孩子。

”其实吧!现在孙小天的心情十分忐忑,因为药王培育草药的秘法太过奇特,奇特到孙小天都不敢轻易相信。 草木灰有肥力,这个孙小天知道,草药生长需要水,这个常识都懂。 可是为什么草药生长还要鲜血?还必须是他的鲜血,这一点孙小天实在没有弄明白。 不明白没有关系,大话已经说出口,他只有选择相信老祖宗不会欺骗他。 拿木刺刺破指尖,然后,孙小天愣住了!!普通人的血液都是血红色,可是他的血液中却有一丝金色,虽然很少很少,但肉眼却能够分辨。 这种现象以前没有,孙小天有些明白了,一定是接受传承的过程中,药王对他干了些什么。 心里勉强有点底气,孙小天把指尖上的那一滴鲜血滴落在水桶中。 然后,无尽的搅拌,老祖宗说一定要搅拌均匀,只有这样,每一滴浆料才会有神奇的效果。 两个小时后,孙小天瘫倒在地上,抹掉头上的汗珠,气喘嘘嘘道:“累死我了。

”这个时候,再看水桶中,已经呈现出浆糊状,孙小天觉得可以了。 莪术、三棱……孙小天找到炼制孙家秘制活血化瘀膏需要使用到的草药,因为是第一次,孙小天也不知道该浇多少,一样选了几株,把浆料全部撒在这上面。 然后,孙小天懵了,只要浇灌了浆料的草药,开启了疯长模式。

就拿其中的莪术来讲,开始只有十几厘米高,可是十几分钟后,长到了一米左右。

这标志着什么?标志着莪术成熟,可以使用了。 “这也太逆天了吧!”孙小天忍不住惊叹,虽然老祖宗提过,普通草药,浇灌一次可用,但他以为是用秘法培育的草药有了独特的药性,没有成熟也可以使用,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可用指的是成熟。

再次把目光投向药田,看着那些还没有被吸收的浆料,孙小天不得不再次忙活起来,把这些分摊到其它草药上。

这种方法不是万能的,每天催生有极限,相当于四季交替,过了一年。 一旦达到极限,草药自动停止吸收浆料。 一通忙活,已经临近中午,孙小天这才拿着草药、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 刚刚看到家的影子,孙小天就发现家中的烟冲冒出袅袅炊烟。 “谁在做饭?玉芳姐?”孙小天加快脚步回家,第一时间去了厨房,看到梅玉芳垫着脚,忍着剧痛在厨房里面忙活。 “玉芳姐,你这是做什么?”孙小天有些感动,也有些生气,不就是一顿饭嘛,不吃饿不死人。 梅玉芳还在认真的切菜,头也没回,“你一出门就是三个小时,人影子都看不见,我不做饭,难道我们喝西北风?”“我这不是出去采药嘛!”孙小天无辜的晃动着手上的草药,没敢说这些都是药田中的,怕把梅玉芳吓着。

梅玉芳回头白了孙小天一眼,“有必须吗?药酒我已经擦过,过段时间就好,你要是真有心,快来帮我切菜。 ”梅玉芳没有表现出的那么轻松,她回头的瞬间,孙小天看到她秀眉紧皱,额头上布满了汗珠,还有那脸部的肌肉,也在微微颤抖,由此可见,她忍受了多大的痛苦。

看在眼中,疼在心上,孙小天扔掉手中的草药疾跑过去,劝说道:“玉芳姐,你停下,让我来!”“好吧!”梅玉芳没有坚持,她清楚她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干这些事情,可是想到孙小天回来会没有饭吃,要挨饿,她又忍不住想来做饭。 孙小天小心翼翼的抱起了梅玉芳。

“你又干嘛?”这一次梅玉芳显得镇定了许多,只是有些无奈。

“玉芳姐,你先到床上休息,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好吧!”梅玉芳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把梅玉芳再次放到床上,孙小天自动忽略了做饭的事情,拿出捣药罐,开始捣药,配置孙家秘制活血化瘀膏。 咚咚咚!!!梅玉芳疑惑道:“小天,你在干什么?”孙小天:“玉芳姐,我在切菜!”梅玉芳:“这声音怎么不对?”孙小天:“我换了一种方法切。 ”梅玉芳:“……”真当她傻?她在孙家隔壁这么多年,照顾了孙小天也有一年多,捣药的声音她听不出来?不过想到孙小天是为了她的伤口弄药,梅玉芳忍了,只是对于孙小天的方法不报希望。 孙老子在世的时候又不是没有配制过活血化瘀的膏药,效果有,但是绝对没有孙小天说的那么神奇。 一天就能恢复如初?梅玉芳压根不信。

半个小时后,孙小天把药捣成了浆糊,绿油油的一团,简易的活血化瘀膏成型。

“将就用吧!有效果就行。 ”孙小天不追求美观,他手上的工具有限,能做到这个样子已经是极限。 拿着药罐走到卧室,梅玉芳乌黑透亮的明眸一直盯着孙小天,看得孙小天头皮发麻。 “玉芳姐,吃饭不急,先把伤势治愈,我们有的是时间吃饭。

”“这样当然可以,就怕孙医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梅玉芳笑着说道。 孙小天:“……”凭实力说话,孙小天不打算辩解,坐到床边,把梅玉芳受伤的玉脚慢慢放在腿上。

因为常年劳作,梅玉芳的玉足没有城里姑娘那么玲珑小巧,也没有城里姑娘那么嫩白,不过孙小天依然爱不释手,这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玉足。 “你别乱来!”梅玉芳声音有些颤抖,现在她的脚一动都疼,她真不知道等会会发生什么。 “放心!”孙小天的动作非常轻,如同爱护名贵的瓷器一样,一点一点用棉签涂把膏药涂在梅玉芳受伤的外踝处。

梅玉芳痴痴的看着孙小天,细微之处显真情,一举一动都是爱。 孙小天没有注意这些,非常的专心,涂完膏药后,立刻用用手指**脚踝处的穴位。 梅玉芳忍不住笑出了声,“不就是普通的**嘛,非要费那么大周折,用药酒不就完了?”话刚说出口,梅玉芳就傻眼了,因为随着孙小天动作持续进行,她发现脚踝处的疼痛正在一点一点衰减。 小说《花都小神医》第3章立杆见影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