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第两千零三十六章 致毒念王,杜殇老祖!《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时间:2019-07-24 13:18 作者:admin

第两千零三十六章 致毒念王,杜殇老祖!《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帝国军部九大血脉家族中,念皇一族排在最末尾,总共有三大王者,全是堪比封神王者级别的顶尖强者。

但真正了解过帝国军部九大血脉家族的实力后才知道,念皇一族的三大王者,从来都是以致毒念王杜殇为尊。 这位致毒念王不仅是念皇一族的老祖,同时也是念皇一族真正的中流砥柱,甚至可以说是最后的底气。

相比致毒念王杜殇老祖,不论是致幻念王,还是致伤念王,全都只是小辈中的小辈。

更早的时候暂且不说,就最近这上千年的时间,致幻念王和致伤念王这两个名号,前后都不知道换过多少人了,明摆着就是被念皇一族推到前台的门面而已。

这么多年以来,三宗六派跟帝国军部明争暗斗那么多次,可战斗在第一线的血脉家族顶尖强者始终都是一些小辈,像致毒念王杜殇这样的九大血脉家族老祖,还从没有站出来过,这绝对是头一遭。 玉夫人虽然早就发现帝国军部对他们连云宗的重视态度,敌人甚至不惜两败俱伤,居然也要将他们连云宗彻底摧毁,这决心之坚定,简直就让人完全无法理解。 可玉夫人万万没有想到,帝国军部对他们连云宗的重视,竟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这可是九大血脉家族老祖级别的存在,是帝国军部最强大的顶尖强者之一,即便是跟三宗六派明争暗斗这么多年了,始终都不见其出手,但这次居然破例出现了。 就是不知道,杜殇老祖的到来,真正的目标,究竟是他们连云宗,还是毒皇。 “致毒念王杜殇?没听过!不过,敢在本座面前玩毒,别的不说,你的胆子倒是真不小。

而且,你觉得,就凭你区区一个无名之辈,有资格跟本座动手吗?”相比玉夫人等连云宗高层的紧张,毒皇依旧是毫不在意,反而一脸戏谑地回头,淡淡扫了对方一眼。

尽管毒皇这语气很是嚣张,可大家还真就无话可说,因为这些都是事实。

毒皇成名多年,可是老牌的帝国六大至尊,早已是身经百战,威名远扬。

而致毒念王杜殇却是帝国军部九大血脉家族之一,念皇一族的老祖,他常年闭关,都不知道有多少年不曾出手了,这世上,还指不定有几个人记得他。 要不是三宗六派跟帝国军部敌对多年,对帝国军部所有值得关注的顶尖强者都有所了解,玉夫人等连云宗高层,恐怕都未必能知道这位的存在。 再说了,致毒念王杜殇,哪怕曾经的名气再大,实力再强,在帝国六大至尊面前,依旧是远远不够看,这是事实,不容争辩!果然,致毒念王杜殇也有自知之明,他随即竟没有丝毫的恼怒,反而平静地点了点头。

“不错,毒皇大人威名赫赫,仅凭本座一人,的确没资格跟毒皇大人动手。 不过,本座既然敢来这里,自然是有几分把握,毒皇大人,我们还是直接手底下见真章吧!”话声方落,这位紫袍老者的眼中,陡然闪过一道锋利的寒光。

毒皇小胖子一动不动,甚至都懒得转身。

可就在锋利的寒光破空而至的那一瞬间,毒皇小胖子突然不紧不慢,随手往身后一挥。

霎那间,狂风席卷而过,锋利的寒光竟突然倒卷而回,反过来朝致毒念王杜殇激射而去。 致毒念王杜殇眼中突然神光流转,下一刻,这锋利的寒光顿时停在了半空中,然后,竟突然软绵绵地落下。

从致毒念王杜殇突然出招,到这寒光软绵绵地落下,前后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然而,四周这么多人,刚才竟没有一人,能够看清楚这番较量。

可紧接着,没过一会儿,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却见毒皇和致毒念王杜殇这两位之间,在这次短暂的交锋过后,周围竟是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气,且渐渐清晰。

关键是这雾气缓缓沉下来,并落在地上之后,主峰广场上顿时多了一道无比清晰的痕迹。

毒,且不是一般的毒,而是能够腐蚀一切的剧毒。

关键这还仅仅是残余落到地上的丁点力量,要是刚刚这眨眼间的交锋,不是在半空中,而是就在广场上进行,这时候,恐怕就不只是被腐蚀一小块地方这么简单了。

然而,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这淡淡雾气落下的地方,谁都没有注意到,毒皇小胖子冷漠的脸上突然微微一变。 下一刻,一缕断发,竟是从他头上飘然落下。 开玩笑,毒皇修为早就恢复了过来,可是货真价实的帝国六大至尊之一。 尤其是跟着郡主罗小伊修炼了毒囊经后,毒皇的实力隐隐还有所提升。 一般的封神级别存在,实力达到一定高度后,很难再有所提升,特别是帝国六大至尊。

可毒皇却分明感觉到了更进一步的希望,这就相当不简单了。

然而,堂堂帝国六大至尊之一的毒皇,跟帝国军部念皇一族的致毒念王杜殇,仅仅是一次短暂的交锋罢了,竟瞬间就被悄无声息地削掉了一根头发,吃了点小亏。

尽管毒皇并没有墨非的神体,顶多也就是仙体,而且,还不是特别强大的仙体。

但以毒皇的修为和实力,他的头发也比普通石头硬多了,就是一般的仙器,也别想悄无声息地削掉他毒皇的头发。

这根头发悄无声息地掉落,说明对方手上拥有一件至少也是顶级仙器的武器。

这也就是他毒皇,换了别人,刚才掉的很可能就不是头发,而是脑袋了。

毒皇脸色很有些不好看,心里甚至有点难以置信。

区区帝国军部的念皇一族老祖罢了,不过是帝王应天的属下,尤其还不是最强的属下。 打不过帝王应天,毒皇认了,可连帝王应天的一个属下,居然也能一招就让他堂堂毒皇吃个小亏,这他可接受不了。

“好手段!这就是你的武器?”毒皇好歹也是帝国六大至尊之一,恼怒之余,很快就反应过来,目光当即就落在了那软绵绵落下的寒光身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