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幼学琼林 卷三 四 器用

时间:2019-07-09 14:51 作者:admin

幼学琼林 卷三 四 器用

  一人之所需,百工斯为备。   但用则各适其用,而名则每异其名。

  管城子、中书君,悉为笔号;石虚中、即墨侯,皆为砚称。

  墨为松使者,纸号楮先生。

  纸曰剡藤,又曰玉版;墨曰陈玄,又曰龙脐。

  共笔砚,同窗之谓;付衣钵,传道之称。   笃志业儒,曰磨穿铁砚;弃文就武,曰安用毛锥。

  剑有干将镆铘之名,扇有仁风便面之号。

  何谓箑,亦扇之名;何谓籁,有声之谓。   小舟名舴艋,巨舰曰艨艟。   金根是皇后之车,菱花乃妇人之镜。

  银凿落原是酒器,玉参差乃是箫名。

  刻舟求剑,固而不通;胶柱鼓瑟,拘而不化。   斗筲言其器小,梁栋谓是大材。

  铅刀无一割之利,强弓有六石之名。

  杖以鸠名,因鸠喉之不噎;钥同鱼样,取鱼目之常醒。   兜鍪系是头盔,叵罗乃为酒器。   短剑名匕首。

  毡毯曰氍毹。   琴名绿绮、焦桐,弓号乌号、繁弱。

  香炉曰宝鸭,烛台曰烛奴。

  龙涎、鸡舌,悉是香茗;鷁首、鸭头,别为船号。   寿光客,是妆台无尘之镜;长明公,是梵堂不灭之灯。   桔槔是田家之水车,袯襫是农夫之雨具。

  乌金,炭之美誉;忘归,矢之别名。

  夜可击,朝可炊,军中刁斗;云汉热,北风寒,刘褒画图。

  勉人发愤,曰猛著祖鞭;求人宥罪,曰幸开汤网。   拔帜立帜,韩信之计甚奇;楚弓楚得,楚王所见未大。   董安于性缓,常佩弦以自急,西门豹性急,常佩韦以自宽。

  汉孟敏尝堕甑不顾,知其无益;宋太祖谓犯法有剑,正欲立威。

  王衍清谈,常持麈尾;横渠讲易,每拥皋比。

  尾生抱桥而死,固执不通;楚妃守符而亡,贞信可录。

  温峤昔燃犀,照见水族之鬼怪;秦政有方镜,照见世人之邪心。   车载斗量之人,不可胜数;南金东箭之品,实是堪奇。

  传檄可定,极言敌之易破;迎刃而解,甚言事之易为。   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古为鉴,可知兴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