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 过去的亡者巫师不朽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7 20:13 作者:admin

第三百九十四章 过去的亡者巫师不朽最新章节

“里昂···这个名字,我到底是···”木门边上,扶着一旁的墙壁,里昂的头低下,脸色看上去越发苍白,整个身躯都在颤抖,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恐怖的事。

随着回忆的越发深入,一股突如其来的迷惘涌上心头,令他感觉大脑空白,整个脑袋都要炸开。

在迷惘之间,他下意识的看向门前,看见了木门外站着的阿帝尔。

静静望着里昂如今的状态,阿帝尔也在皱眉,对现在的情况有些摸不清,因此没有继续刺激对方。

愣愣看着阿帝尔的身影,在近距离的接触下,透过某种事物的本能联系,里昂心中却是升起了一种明悟:“是了,这本来就是我的名字。

”这一瞬间,他忆起了此前发生的一切。

在不久前的一段时间,他带着阿帝尔一起走过了那扇门,但在进入失落之城的那一刻起,一切就起了变化。 他的记忆被强行封印,随后又被新的记忆重重覆盖,被诅咒裹挟着安排在这里,却误认为这里才是他的家乡,完全遗忘了他之前的目的。

想到记忆里,那些他与亲人共处的一幕幕场景,他就忍不住心中发寒。

这座城市里的人,早在三千年前的那一场变故中就已经死绝了,其中的诅咒一直延续到后世,夺走了不知道多少人的性命。 那么,之前那些与他一起生活的“亲人”,又是些什么东西?“幸好,还有西姆。 ”想到之前失忆时发生的一幕幕场景,看着眼前站着的阿帝尔,他忍不住心中庆幸。 这一次,他若是一个人进来,迟早会死在这个诅咒里,甚至临死之前都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直接变成一个冤死鬼。 幸好,这一次一同进入的,还有一个初代觉醒者,这才能给他留下了一点机会。 作为初代觉醒者,对方显然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不仅很大程度上保持了自己意识的自主,更是能忆起他之前的某些吩咐,主动顺着线索过来找到自己,这才能让他短暂的苏醒,去做那几件事。 想到这里,他定了定神,原本苍白的脸色也逐渐稳定了下来,恢复了在外界时的那股气度:“西姆,你那边怎么样?”“很糟糕。

”见里昂恢复过来,阿帝尔点头:“被强塞了一个身份,还一次性灌了大量莫名其妙的记忆,弄得整个人都有些乱。 ”“你能保证自己的意识清醒,甚至能在这个时候就找到我,已经很让我意外了。

”里昂捂了捂自己的脑袋,感觉脑海深处还在隐隐作痛:“原本我还以为,你至少要两三天才能觉醒。

”“运气好罢了。

”对这个问题,阿帝尔不愿意多说,直接话题一转,问出问接下来的行程:“接下来该怎么做?”“什么都不用做。 ”里昂很光棍的回道:“安静在这里度过七天时间,等七天之后的晚上,立刻带着我冲出去。

”“那是个特殊的日子,到那个时候,整个城市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原本死去的人会再现,但到了那个时候,也是这个禁地出现空隙的时候,必须趁那个机会冲出去。 ”“七天之后么?”阿帝尔皱了皱眉,最后想了想后,还是点头。

“这段时间,你要多小心。

”里昂提醒道:“这一次进来的时候,我身上已经做了准备,好几件诅咒之物都被激活,用来掩护我不被发现。 ”“但是西姆你却不一样,为了吸引禁地的视线,你身上没有做任何掩护,在这段时间多半会受到禁地的侵蚀。 ”“我明白。

”对于这一点,在进入之前,阿帝尔已经了解,此时也没有多少疑惑,直接点了点头。 事实上,这也是里昂之所以要找阿帝尔一起进来的原因,为的就是让他分担这个禁地之中的绝大部分危险,能够让他安心在这个禁地中做完自己的事。

对于这一点,里昂并没有掩饰,一开始就说的很清楚。 原地,两人继续在木门处交谈了一会,彼此将获得的记忆与情报交流了一会后,才各自分开,按照自己的身份,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踏···走在干净的草地上,随着一步步走出,一阵清脆的踩踏声从脚下传来。

看着前方依稀可见的家门,阿帝尔的身影突然停下,看向了一旁的某个角落。

那是个老旧的巷子,里面此时并没有多少人,仅仅只有一个衣衫褴褛,脸色看上去有些沧桑的中年男子趴在地上,看上去生死不知。 这并不是件奇怪的事,异世界中,各种横死者到处都是,哪怕是身处禁地之中,也根本不稀奇。

真正令阿帝尔顿足,引起他注意的,是这个男人的模样,他曾经在某个地方见过。 那是在一沓厚厚的资料上,在进入失落之城前,他曾阅读过大量关于失落之城的资料,其中就有部分,记载了近年来死在失落之城中的亡者。 如果是寻常人,哪怕是真正的觉醒者,或许也没法完全记住那些资料,更别说记住每一个亡者的模样,但对于拥有芯片的阿帝尔来说,这一切却完全不是问题。

“对比完成,面部轮廓一致,开始调集资料···”“死者马尔顿.菲拉斯,七十三年前随着旅行团外去旅行,却无意中进入失落之城,最终失去踪影,失踪时三十七岁···”冷漠看着远处谈着的中年男人,阿帝尔脸色冷漠,直接走到男子身边,随后伸出手。 曾经失踪的人再现,这件事令他感到好奇,想要出手试探,看看能不能摸清这里的部分规则。 细腻白嫩的手臂轻轻放下,在接近对方额前时,却是微微一顿。 因为此时,在地上,那具仿佛尸体一样的中年男人睁开了自己的双眸,配合着他那一头干涸的乱发,还有那满是污垢与干涸血液的脸庞,显得有些可恐。 “没死?”看着突然睁开眼的中年男人,阿帝尔有些意外,但随后手臂缓慢放下,无视了对方眼中的狰狞与恨意,直接放在了对方的额头上:“乖,很快就好了。 ”一脸和善的说出了这句话,在他的双眸中,一点银色的光辉也在不断闪过,在无声间划破了一点涟漪,将周围数米范围笼罩在内。 庞大的精神力在第一时间被调动,直接顺着某种回路,将眼前中年男人的身体整个摸索了一遍。

“身体接近虚脱,大半个身躯已经枯竭,只是人却还活着。 ”感觉到男子身上的情况,阿帝尔皱了皱眉,而后舒缓:“让我看看你的记忆吧。 ”随着话语落下,他的手臂狠狠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