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时间:2019-06-13 18:35 作者:admin

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正文第八章被猪推倒了[更新时间]2019-03-1222:03:20[字数]2196金蔚蔚忍不住的噗呲一笑,康泽瞧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不由得挑了挑眉眼,眼神之中却是带着些许的厌恶之色:“你笑什么?”他说的话,如此好笑?“我是外人没有错,只是.......”金蔚蔚说着,语气一顿。

“只是什么?”到了这个时候,竟然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害怕来,他倒是很想要知道,这个女人能够说出什么来。 若是让他满意的话,放过她也并不是不可能!虽然她好欺负,可是输人不输阵不是?况且......“只是,康少爷你也是个外人呢,但我这个外人比起你这个外人可是要吃香的多了,毕竟,我能够爬上冯丞炀的床,可是康少爷却......”金蔚蔚巧笑了一声,啧啧出奇,“难道康少爷也能够屈膝人下,成为冯大老板的身下人?”“嘶”金蔚蔚话音才刚刚落下,身体便是被人猛烈的推了出去,差点撞到了桌角,幸好有所反应,才没有真的撞上,但到底还是有所擦伤。

回头望去,那个刚才还装着一副人畜无害的男人,此刻已然是满脸黑沉,仿若暴风雨的前奏。

只可惜,她不太在意,暴风雨也好,电闪雷鸣也罢,反正此刻已经是在这艘船上了,大不了一起跌落海里,喂鱼好了。

尽管不想死,但想要她就此屈服,呵呵,做不到!康泽整理了一下刚刚因为拥抱着她而有些褶皱的衣裳,深情倒是一下子便是变了回去,慢条斯理的样子,还真是看不出来刚刚将金蔚蔚毫不留情的推出去的人会是他。 “你还真是不知道羞耻。 女人,你知不知道,有些时候,说出口的话也是要付出代价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小命就此不保了。

”说着,康泽微微挪步,走到已经站起身来了的金蔚蔚身边,微微附身,贴耳说道,“冯丞炀的床可不是那么好爬的。 ”话音落下,人也已经是走了出去。 金蔚蔚却是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冯丞炀的床不好爬?可惜的是,这并不是她自己愿意的。

“少爷,康少已经离开了。

”陈叔恭敬的站在冯丞炀的面前,平静的回禀道。

原本拿着黑色文件夹似乎是在看什么文件的冯丞炀微微的顿了顿手:“离开了也好。 ”省的他在这里,好像总是有些放不开的感觉,毕竟金蔚蔚的事情,他还不想要告诉其他的人,何况这个金蔚蔚的母亲,好像和他义父之间的关系,不太一般。

只可惜,无论是义父还是陈叔,都没有那个要告诉他实情的意思。 不过,他迟早是会知道的。 想起金蔚蔚,不知为何,心底竟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异样情感,好像触及到了些许的柔软。 只是一瞬间,冯丞炀便是将心底的这股异样给驱除了出去,倒是并没有再言语什么。 陈叔也只是安静的候在一旁,只是心底恍然间好像又想起了之前听闻到张秀婷死了的消息,恍然隔世。 “那个王八蛋,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日后小心点不要落到我的手上,要不然的话,哼......”金蔚蔚坐在床边,看着自己手掌擦伤了一片,隐隐之间好像还有些血迹。 要不是当时反应快,就不是手掌的问题,而该是额头的问题了。

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康家少爷,金蔚蔚也只能够是在心底这样的想一想了,毕竟现在的她,早已经是别人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但这并不代表她就不会有机会翻盘,给她等着好了。

迟早有一天.......“在做什么?”冯丞炀走进房间,瞧着金蔚蔚坐在床边,嘴巴里面嘀嘀咕咕的,不由得冷声询问道。 冷漠的声音传出,打断了金蔚蔚的幻想,微微转头,便是瞧见了朝着她走来的冯丞炀。

“没做什么,就是修复一下刚刚被只猪给推到之后,留下的伤口而已。

”金蔚蔚无所谓的扬了扬自己的手掌,说道。

只是这言语之下,好像也颇有一股子的咬牙切齿的味道。

被猪推倒?冯丞炀不由得扬了扬眉。

说的是康泽吧?不过,那个巴掌上面的伤痕,还真的是有点刺眼啊。 冯丞炀的眸子微微的暗沉了一下,走到她身边,伸出手去接过她的手,金蔚蔚则是微微自然反应瑟缩了一下,不过没有能够挣脱开他有些宽阔的手,只能够保持着姿势,任由他看去了。

“怎么弄得?”之前他在不在这里,对于这件事情,陈叔也并没有过多的说什么,倒还真是不知道竟然还有这么一回事情发生。 “没什么,不过就是和桌子来了场硬仗而已。

”金蔚蔚有些不自然的转移开了看向他的目光,脸有些微红。

虽然他们已经算是有了肌肤之亲了,但说到底,和陌生人也并没有过多的区别吧?最起码,在这之前她根本就不认识他。

想到这里,对于冯丞炀的好感度又下降了些许,尽管这是她那个好父亲安排好了的,可冯丞炀是直接的受益者啊。

迁怒不过分吧?感受到了手掌心传来的微微感觉,有些冰凉,又有些痒,金蔚蔚这才收起了胡思乱想的思绪,微微侧头,看向了那个站在她身边,正全神贯注的帮助她擦药的男人。 阳光微微的洒落,夕阳之中,好像给这个男人镀上了一层金色。 看上去,让人怦然心动。

糟糕,好像心跳动的有点快,怎么办?“好了,伤口不是很深,出血量不多,但还是得多注意,少挨水。 ”冯丞炀将她的手放下,抬眸对上她的眼睛,开口说道。 “啊.....好,谢谢。

”金蔚蔚猛然间回过神来,赶紧着转移开视线,有些慌乱的回答道。 最后一声,说的好像有点小声,又有一种柔态,娇羞的样子,倒是看得冯丞炀的眸子再度的暗了暗,情不自禁的伸出去,抚上了她那略微有点红润的脸颊。

金蔚蔚微微的动了动,很不自然。 “那个......还没有吃晚饭呢,你肚子饿不饿?”像是要转移话题,又像是要躲避,总之金蔚蔚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来,不等冯丞炀开口说什么,已经是率先的朝着门口走去,“我是饿了。 ”看着金蔚蔚那有点落荒而逃的模样,冯丞炀的唇角微微上扬,不知为何,心情竟然很好。

那常年不化的冷漠,也因为这一抹淡淡的笑意而冲淡了不少。

只可惜一心想要离开,满心心思的金蔚蔚却是没有能够见到。

  • 上一篇: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