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凶案现场全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15 13:24 作者:admin

主角是林少,杨秒的小说《凶案现场》是由闭海创作的悬疑类小说,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文笔极佳,实力推荐,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根据当时老人的遗言,要为子女留下一笔财富,这笔真正的“财富”。

就是老人死后一年多,仍暴露在空气中,却尸身未腐。

...网络媒体,各大论坛,都在盛传着一些离奇案件,灵异事件,为了就是吸引正常人的眼球,吸引你们没有经过的事情,以满足好奇的心里。 对于这些东西,我不能说它们都是假的,毕竟,无风不起浪,事件的背后也许很简单,并不像某些人和媒体渲染得那么离奇。

以人论人,就事论事,我的职业和经历,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根本就是一些自己吓自己的东西,罢了。 事件一:90年代,上海吸血鬼事件,相信这件事在网络盛传的灵异案,被大家广泛认知,还流传了几个版本,某科学家实验失败,要靠鲜血维持生命红衣老太太躲在阴暗的角落,袭击人的事件。 这件事,在网络上被吹了神乎其神,闹得当时的上海,人心惶惶,足不出户,甚至还传出工厂停工,学校停课的传言。 有人说在虹口,有人说在浦东,网络的世界里说什么的都有,你们信吗如果信,就掉进圈套了,这起事件的疑点很多,我懒得一一列出,上海这么发达的城市,连条疯狗咬人,警察都能在十几分钟后到达现场,将其击毙。 吸血鬼这般猖狂吗可笑。 当然,还是那句话,无风不起浪,我问过身边很多的朋友,都不知道当年有这档子事,就连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对于我的问题,都是置之一笑。 如果非要我给出结论,就两个字——呵呵!事件二:哈尔滨猫脸老太太事件,这件事被吹的更邪乎,版本之多,比吸血鬼的还要缭乱。

事情发生在哈尔滨的农村,老太太死在回家的路上,被一只野猫扑过之后就诈尸了,身子没变,脸一半是人脸,一半是猫脸,谣传着老太太专吃小孩。

还有传闻,猫脸老太太惊动了中央,于是政府派出军队,被军人用枪打烂后脑勺才死了。 版本不一,对于这些传闻的制造者,我真想大嘴巴抽他。 猫脸老太太是怎么回事呢!不像上海吸血鬼那样缥缈,而是确有其事,但,不是猫脸,只是一具未腐烂的尸体。

为什么尸体不腐烂呢老人死后没有入土,不是子女不孝,而是老人生前的遗愿,老人在死前多日,未进食粮,而是饮用朱砂。 不错,就是朱砂。

根据当时老人的遗言,要为子女留下一笔财富,这笔真正的“财富”。

就是老人死后一年多,仍暴露在空气中,却尸身未腐。 然而,时隔过年以后,这位老人变得传奇,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对于这些传言,你怎么看信,你就输了。 原理很简单,死者体内,没有食物,可以说是干净的,而朱砂又能防腐,马王堆辛追夫人古尸千年不腐,就是因为生前服用大量朱砂,道理是一样的。

诸如此类,还有很多,重庆红衣男孩事件,黄河透明棺材,林家宅37号等。 有些事件,假到不能再假了,都是一些吸睛的东西。 ……我是干什么的辟谣的不是。 我是一名刑警,每次战斗在第一线的刑警,所有案子,不管如何天衣无缝,都会有破绽,因为——人会说谎,证据不会!所以,大家对于一些子虚乌有的“悬案、奇案、灵异案”不必太当真,那些都是假的。

现在,收拾好你们的心情,哥们给你们讲一回真的!(如有必要,怀里抱好枕头,身边备着速效救心丸!)前提:不影射人和事!所有人名、地点、背景。 均作模糊处理。 “正月里来是新年!大年初一头一天啊……”一段已经令人作呕的二人转铃声,将我吵醒,当初选这段曲调作为铃声,完全是为了搞笑,但是,现在有些厌恶了。

我看了看手机刺眼的屏幕上,显示着刑警队队长,陆江的名字,心里莫名一紧,现在凌晨1:30,神情还在弥留之际,队长的电话,变成未接来电。 我挣扎的钻出被窝,随着屋内阵阵凉意,让我清醒不少,咬着牙看着手机屏幕,正想打回过去的时候,电话再次响起,我接听电话,还没出声,对面响起陆江不满的声音“林少,给你十分钟,穿好衣服在你家楼下等我!”我不敢怠慢,由于调来天都市,参加工作不到一年时间,对于顶头上司的命令不敢违背,急忙穿好衣服来到楼下。

我叫林少,北京人,在北京某警校毕业,然而,我并没有选择留在北京,美好的前途被我毅然决然的抛下,选择分配到天都市这座三线小城市。 (至于原因嘛!不是因为脑袋进水了,后文介绍。

)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等待,过了几分钟,一辆警车在我面前停稳,陆江坐在副驾驶,脸色铁青,对我使了个眼色,我赶忙钻了进去。 不出所料,现在找我,一定有命案发生,一名高三的学生,尸体在城东郊区公园草坪上被发现,报案人是一对情侣。 我们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公园与外面,已经被警戒带隔离,其实,案子不算大,死了一个人,但是现场的排场却不小,原因很简单,死者是名学生,一般学生的案子,上级都比较重视。 学生是祖国的花朵,任何摧残花朵的案件,都会受到法律的严惩,而且,没有从轻处理这一说法。

法医已经在排查现场,死者为男性,今年19岁,某校的高三学生,书包内东西,可以证明他的身份。 草坪的内侧,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周围很干净,草坪也很整齐,应该不是第一现场,而是抛尸现场,初步检验,死者死于窒息,脖颈处有一道勒痕,目测厘米。

这种工具很多,例如粗一点的铁丝、电线、还有一系列绳具,身上有抽打过的伤痕,集中于背部。 那么疑点出来了。 情杀这类因素不排除,但是,大方向不能向这方面考虑,是否感情纠纷,稍后的调查就能证明出来。 仇杀试问,19岁的孩子,能有多大的仇恨多深的社会背景待定。

劫财死者兜里有150元现金,手机也在身上,遭遇劫匪的可能性为零。

现场初步认定就是这样,法医队收尾,我们进入现场内部,死者没穿校服,上身夹克衫,下身牛仔裤。

今天是礼拜六,不穿校服不难理解。 剩下的,现场没有有价值的线索,我们将尸体打包,刑警队,检验科!经确认,死者名叫郝伟,男,本市高三学生。 学习成绩,中等偏下,考大学是没戏了,家境也一般,不属于富贵人家,按理说,这种人家不会与复杂的社会产生纠葛。

至于感情问题,死者郝伟并没有太花哨的新闻,在学校基本没有和女同学传出绯闻,至于校外,不得而知,据死者父母交代,郝伟为人较孤僻,朋友很少。

死者背部有伤,抽打的痕迹,从背部淤痕判断,应该是皮鞭一类的工具所致。 然而,又一个震惊的线索,从法医队传出,死者的口腔内,存有排泄物。

换句话说,死者的嘴里,有大便的存在。

听到这个消息,我顿时就想吐,但更多的是愤怒,人都死了,还往死者嘴里拉屎。

大便是可以验出DNA的,只要有了DNA,要查出凶手,就不是难事,。 经法医介绍,死者的齿痕之间,有咀嚼大便的痕迹,这就证明死者生前吃过大便。

这……主动还是被动,完全两种性质。 死者为人孤僻,背部有鞭子的伤痕,这种信息,是不是暗示着死者是个有怪癖的家伙然而,这种情况却出现在年仅19岁的孩子身上,不免对案子本身蒙上一层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