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藏宝图(为‘悲伤的寡人’舵主加更12)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8 18:46 作者:admin

第一百八十四章 藏宝图(为‘悲伤的寡人’舵主加更12)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一时的强大的代价便是如此,而心之水滴也会被污染,从而消逝掉。 这才是知道其存在的人不打这枚心之水滴的原因,因为价值不大,而且拉帝欧斯和拉帝亚斯可也是族群性的存在,对于它们而言,心之水滴就像是祖先的衣冠冢一样的东西,你敢动人家祖坟,人家就敢上门带你去宇宙一日游,至于你能不能活着回来,这就是问题了。

当然,以上只是保育家联盟的部分资料而已。

甚至于,殿还在一篇残破的古文上看到过,心之水滴可能就是无限神奇宝贝孕育之初的状态。 他看了看周围以及天色,便对着梦妖使了个眼色,赶紧把东西拿到手先撤了再说。

“梦。 ”梦妖点了点头,然后快速的放出一道阴影触手,伸向了水池当中的心之水滴。

先保证整个水都万无一失,以及自己的安全有保证了之后再好好跟躲藏再暗处的人玩一玩。 毕竟,那个大海啸的确有点恐怖,还悠着点为妙。 但奇怪的是,按照传说当中讲的,这里应该是一座小岛,换句话说,就是高于海平线的才对。

难道是,前些年固拉多大佬和盖欧卡打架打输了,所以海平面上升了?或者是,盖欧卡趁着固拉多睡觉的功夫,偷偷作弊,扩大自己的地盘……不过,感觉不太可能。 毕竟那俩可是彻底的好基友,几辈子的好基友。 殿摸了摸下巴,有意思,看来奥多马雷的传说当中的隐藏桥段还不少。 瞬间,他的脑海中闪现出了很多的疑问,并且所有的疑问都感觉隐隐想关联的样子。

啪!一声轻响,心之水滴被从卡槽当中顺利的取了下来。 殿看了一眼,然后从背包中把早就准备好的手提箱取了出来,把心之水滴装了进去,紧接着他拿出相机把地面上的神秘刻画拍了张照片,准备出去之后再好好看一下。 “走!”东西既然到手了,就得赶紧撤。

毕竟水上竞赛结束之后,拉帝亚斯与拉帝欧斯便会回到秘密花园当中。 很快,随着一道黑光闪过,殿和梦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秘密的花园当中。

“呜啵,呜啵,呜啵……”两只乌波依然悠闲自在的在水池边儿晃着脑袋,唱着只有自己才能听得懂的歌曲。 突然,风铃声响起,两股迅疾的波动从水下传来,一红一蓝两道身影快速的盘旋而起,然后在空中又重新隐匿了起来。 “呜!”“唦!”胆怯的声音与威吓的声音同时响起,然而秘密的花园当中此刻除了悠闲自在的神奇宝贝以外,别无它物。

但是,水之都,奥多马雷的圣物心之水滴却已然不见。

“呜?!”“呜!”拉帝亚斯与拉帝欧斯对视了一眼,然后快速的窜进了水道中,消失不见了。

而与此同时,正坐在小舟上莱卡突然睁开了双眼,站起身子。

其身后的奥多立刻把船靠岸,率先跳到了岸上,将莱卡接了上来,“接下来是去?”“大圣堂。 ”莱卡原本的蓝色短发经过经过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已然变成了齐肩的长发。 她把玩着耳边的蓝色发丝,笑着说道:“难得来一次传闻当中的水都奥多马雷,不去大圣堂看一下岂不是白来了。

”她说完微微瞥了一眼旁边的水道,刚好这时有三只沼王懒散的在水面上飘荡而过。

莱卡淡淡的一笑,便向着大圣堂的方向走了起来。

“是。 ”奥多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便跟了上去。

就在两人远去的时候,一名穿着怪异的黑衣人从一旁的巷道中走了出来,他疑惑的看了一眼前方的两人。

难道说这两人真的只是来奥多马雷游玩参观这么简单?一时间,黑衣人有些踌躇,不知道是否该继续观察下去。

因为此时此刻,还有其他的‘不速之客’已经到来了,他如果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错误的人身上的话,也许会真的会出极大的问题。 但是……黑衣人想了想,还是不敢相信前面的两人真的会闲到来这里度假,于是他重新回到了巷道中,消失在了拐角处。 当然,此刻他还不知道,他所在意和关注的心之水滴已经从秘密花园中消失了,不然也不会这么优柔寡断。 奥多马雷本届的水上竞赛冠军夺主出现了,让奥多马雷居民失望的是,这一届的冠军获得者竟然会是一名外乡人,而不再是例年的冠军,在他们心中具有很高名望的罗西。

而罗西本人其实也不会在意,更何况……“罗西先生,感谢你让我们乘坐了你的奥多马雷小舟。

”橘黄色头发的小霞在上岸之后,很礼貌的说道。 “乔克(qiaoki),乔克吡(qiaokibi)!”她怀中的蛋壳状神奇宝贝波克比挥舞着它的小手指,似乎极为开心。 “皮卡,皮卡!”小智肩膀上的皮卡丘同样感谢的叫了一声。 “罗西先生,非常感谢,我早就想乘坐一下奥多马雷的小舟了!”小智爽朗的一下,然后对着罗西挥了挥手,“侨!”“侨!”“侨!”小刚和小舟上的罗西同时挥了下手。

‘侨’是奥多马雷的古语,代表着祝福和再见的意思。 罗西拄着单桨,看着小智他们远去,低声说了一句,“该说感谢的人是我。 ”他平淡的一笑,便驾驶着小舟向着另外一个水道驶去。 奥多马雷今年的夏日庆典注定不平凡,而这里的人们可能却一无所知,这有时候是悲哀,但有时候也是幸福,起码,目前来看,的确如此。

当然,这里倒是也有想知道但却不得门而入的三人,或者说两人一猫,他们发现了新奇的东西。 一张看起来十分古老的藏宝图。 一张指向着世界最美丽的珠宝的藏宝图。

“喵喵,这是?”一头蓝发的小次郎兴奋的说着,“难道是钻石?”“唔,不知道喵,但是绝对是宝物!”直立行走的喵喵双手拿着残破的藏宝图,眼神中露出了邪恶的笑意。

推荐文章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