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霸宠一换脸新娘全文完整版 情感教育小说

时间:2019-06-08 07:27 作者:admin

霸宠一换脸新娘全文完整版 情感教育小说

霸宠一换脸新娘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都市小说,作者深厚的文笔功底,对人物性格描述的极为细腻,主角冀容寒,慕唯复霸宠一换脸新娘讲述了:她本是Z市慕容集团的千金,然而却在与相恋6年男友订婚前一天,家破人亡。

慕容集团遭遇债务危机,面临破产,负债累累的父亲,被逼跳楼自杀!真相竟然如此残酷!相恋6年的男友,竟是那背后人的私生子,疼她如珠如宝的后妈,竟会是背后人的情妇,而那背后之人,竟然是与父亲相交几十年载的好友。 为了吞食慕容集团,他们竟然设计如此一出棋局!情妇嫁给父亲,私生子与她谈恋爱,然后,在最后一刻给以致命一击!而她,却被逼跳海!五年后改头换面归来,取名慕唯复,为:以复仇为唯一目标之意。

她说——冀容寒,我要把你捧到高高的,越高,然后——砰的一声,就会摔得越重。 ——我要你以十倍的方式,品尝我曾经感受的凄厉绝望的痛苦。 精彩章节冀容寒刚陪着未婚妻解静娴逛街买东西,送她回去之后,想着今天公司招聘,就想着过来看一看。 没有想到,他刚开着车子,一个转弯,一眼就瞧见了在公司门口打电话的美丽女人,他的心顿时怦怦的跳动了起来。 一身女士蓝色西装制服裙,高高挽起的头发,流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清澈明亮的瞳孔,闪动着耀眼的光芒,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就是离着一定的距离,他也能清晰的看到它们微微颤动着,如扇羽一般展开,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白皙如凝脂晶莹剔透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粉红,在太阳的照射逆光反衬之下,如森林云雾中走出来的魅惑精灵,如梦如幻!真美!冀容寒按耐着自已怦怦跳动的心脏,然后就立马打开车门,下车了。 慕容悦正在与东方皓通话,突然觉到眼前一片黑影,眉稍不由得轻皱了一下。 她看也不看来人,只是想要避开时,却在霎那听到如此熟悉,让她讨厌恨之入骨的声音,全身顿时冷冽的气息直冒,如果不是这三年里,东方皓一次次训练过她意志,说不定现在立刻给了冀容寒几个大巴掌。

如果真是这样,就坏事了!“你好!”冀容寒本身长得俊朗,温和内敛的气质,声音也是清新自然,很有亲和力。

一看一听,冀容寒很容易得到一个女人的好感,否则当年,慕容悦在众多的追求之中,也不会选择冀容寒这个山村贫苦男孩当男朋友,还一当就六年,还准备与他订婚结婚。 可谁能想到,这样一个温润如玉的男人,是Z市有名企业家冀向阳的私生子,隐忍六年当她男朋友,只会为她身后的慕氏集团,最后,竟然联手他那对无耻的父母,夺取慕氏集团,逼死她的亲爹!这个男朋友当的可真好,害得她家破人亡!冀容寒站在慕容悦面前,失神的看着眼前的美丽女人,盯着她微皱不悦的眉稍,瞅着她疑惑的眼神,盯着她那双娇艳欲滴的红唇,在那霎那间,他想要把这个女人抱进怀中,想要擒住那双诱人的红唇相吻。 这样的感觉,这样的冲动,是他从未有过的。 即使是他认为他是真爱慕容悦,也没有过,一见面就想着把人拥在怀里相吻的冲动。

没有听到慕容悦的应答,冀容寒继续摆着一副热心又温和语气说道,“你好,你今天是过来应聘的吗?”慕容悦听着冀容寒的声音,心里有一个魔鬼般的声音,在疯狂成长。 现在多好的机会,杀了他,杀了他,杀了这个欺骗自已,害自已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 不过,又有另一股声音阻止。

现在不能杀他,不能杀他,杀了他,自已都要付出沉重代价,为这样一个渣男,根本就不值得,不值得。 两股声音在慕容悦的脑海里在拉距,慕容悦贴着耳朵,握着手机的手,青筋突起,指尖都泛白,如果不是手机的质量过硬,或许慕容悦都能把整个手机捏得四分五裂。

慕容悦用了很大的意志力,控制自已内心暴怒冲动,就连外在的表情动作,也极力控制住了。 不过,好在,她本身的气质都是冷冽如冰山一样的美人,所以对面的人根本就发现不了慕容悦本身对他的厌烦与暴怒,只是认定,慕容悦是被他打扰而烦。 就在冀容寒准备想要第三次打招呼时,美人终于开口了。

慕容悦并没有挂电话,只是看着冀容寒就看痞子二流子一类的眼神,她语气不耐烦似的说道,“你谁啊?挡在我跟前做什么?”不过说这话的时候,电话里似乎急着问了什么似的,慕容悦当冀容寒的面,对着电话里的人说道,“没事,就是碰见一个自以为是的二流子人物,别,放心,我自已能应付的了。

行了,我挂了啊!”她明知道冀容寒的身份,就是故意这样说的。 随即慕容悦就挂断了电话,然后绕过冀容寒,打算离开。

只是不成想,她的一只手被人抓住了。

看着被抓的手臂,慕容悦见鬼了似的,立刻甩开来,眼神表情十分警惕戒备看着冀容寒喝道,“你要做什么?”作为一个冰山又万人迷的美女,这样言行举止很正常。 冀容寒在听到慕容悦说他是自以为是的二流子一类的人物时,他有着片刻怔了怔。

哪有二流子,像他这样的精英作派的。

在看到慕容悦离开时,他想告诉这个女人自已的身份,所以行动比语言快。

被甩开手之后,冀容寒看着对他戒备异常的女人,很是真诚的说道,“我想你误会了,我并不是二流子,我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他伸手指了指身后的冀氏集团冀慕公司,“我叫冀容寒。 ”虽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来应聘的,但是,很多时候,只要报上他的身份,很多女人都会向他扑来。

慕容悦听着他的话,很是狐疑,她道,“哦……,是真的?”很明显的怀疑,冀容寒立即解释道,“是真的。 你今天是过来应聘的吗?”如果真是应聘的人,那就好,无论如何,他都会留下她的。 慕容悦有点相信了,她点头道,“是的。 我是过来应聘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