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你赐我满身风雨》(林温暖陆政慎)小说阅读by深海飞鱼

时间:2019-07-08 15:44 作者:admin

《你赐我满身风雨》(林温暖陆政慎)小说阅读by深海飞鱼

精彩章节试读:林温暖多少有些担心,可陆政慎挤在旁边,她也不方便多问。 把人送到家,车子调头,回南山。

一路,两人都很沉默。 这时,陆政慎开口,"靠边停下。 "林温暖闻言,不自觉的勾紧了手指,司机靠边停下,打了双跳灯,并识趣的下了车。 车子就这么停在环线上,有些突兀,路上来来往往的车子很多。 林温暖侧头看着窗外,手指一下一下抠着裤子。

"这事儿跟我没关系。

"陆政慎说。

她发出不屑的低笑,没有说话。 "是梁淳叫我过来,说是有个惊喜,让我来听一听。 没想到,他说的是你。

"她仍是不看他,轻声说:"你们两都不是好东西。 "声音虽小,可这样密闭的空间里,再细微的响动,也轻易可听到。 陆政慎扬了扬眉,"梁淳跟林温馨的事儿,我不发表任何意见,但你这样说我,是生气了?""没有。 "她否认的很快。

"没有啊。

"他自顾自的点点头,随即转了话风,"可我倒是生气了。

"林温暖一下扭过头,定定看着他。

他抬了眼帘,黑色的眸子与她对上,脸上没有笑,显得格外严肃。

这深邃的眼,好似能看穿她的心思,让林温暖多少有点怯。 "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有个什么法子对付我。 "她的唇抿成一条直线,与他对视片刻后,转开了视线,"我就是宽慰一下她,不想让她有太大的负担。 ""是么?""不然,你以为我有什么办法?""我最后提醒你一次,不要打萧萧的主意。

"林温暖再次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听清楚没有?"他的口吻多了丝严厉,带着命令。

他的气势逼人,压的她心头发紧,好像做错事儿被抓包的小孩。 明明想要反抗,可理智告诉她,她不能。 "听清楚了。 ""听清楚就下车。

"他淡淡的说,声音没有起伏,也没有感情。

她愣了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也不多言,拿了手袋,立刻推门下车,没有丝毫停留。 这边离市区远,就近没有公交车站,也没有地铁,她得步行一段路。 司机上了车,而后,车子就在她面前开走,没有半点停留。 陆政慎看着后视镜里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夜色里,心里莫名有一点儿浮躁。 她刚才下车干净利落那样子,还真是够干净利落的。 "调头。

""啊?"他突然来这么一句,司机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调头。

"他又重复了一遍。

"可这边,不好调头啊。

"……林温暖运气不错,还没走几步,就拦到了空车回来的出租车。

路上,她给林温馨发信息,但对方没回。

出租车司机,"哇,这车子真够大胆的,竟然敢在这路上逆行,真当是不要命了。

"林温暖低着头,并未理会,甚至没往外看一眼。 快到家的时候,林温馨来了个电话。 "到家了么?""快到了。

"林温馨默了几秒后,说:"对不起。

"林温暖脸上露出笑,可莫名眼睛也有些热,"什么对不起啊,你干嘛说对不起。

""温暖,你要是受不住,就跟陆政慎离婚吧,我已经跟爸爸说了,我会跟方家的人见面,我决定要嫁过去了。 有了方家的支柱,你也不必委屈自己跟陆政慎在一起,受他们陆家这份气。

"她的声音很稳,也很冷静,"你不用跟我说其他,我已经决定了。

趁着现在你还能断干净的时候,快断了吧,我支持你。 "说完,她就把电话给挂了,没有留给林温暖说话的机会,她再打电话过去,那头关机了。

回到家,玄关亮着灯,屋子里静悄悄的,陆政慎还没有回来,蒋妈应该是睡了。 她换鞋子进去,茶几上放着一盘水果,下面压着张字条,蒋妈留的。 锅里有夜宵。 林温暖去瞧了眼,几个南瓜面包,蒋妈亲手做的那种。 她吃了一个,就回房间,洗澡准备休息。 她洗完澡,才惊觉自己迷迷糊糊竟然没有拿换洗的衣服进来,换下来的衣服,都弄湿了,也不好穿。 她没有用浴巾的习惯,家里也没买浴巾。

这个时候叫蒋妈有些不合适,她犹豫了一下,先是打开一条缝,外面没人,陆政慎应该还没回来,说不定也就不回来了。 她想了想,用毛巾适当的遮掩一下,而后推开门走了出去,出去的瞬间,房间的门几乎同时推开。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