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第607章 下马威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9 16:10 作者:admin

第607章 下马威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接下来,叶景诚决定提早前往华尔街的行程。

他要亲自考核两位人选的能力,以及做一些简单的口风测试。 不够在离开港岛之前,他决定再给那些人一个下马威,算是向对方宣战的一道口号,同时分散他们部分的注意力。

地点:港岛联合交易所。

时间:早上9点50分。

叶景诚连同潜龙投资的正副经理李政平、曹人超,带着一个十数人的团队进入交易所。 港岛联合交易所,其实就是港交所的前身,是唯一经营港岛股市的机构。 叶景诚来到这里的目的,自然是要做‘好心’整顿控的股市。

“叶生,那边的三个,就是我们今天的目标。

”曹人超顺手一指,指向对面的三个老头,说道:“他们是华光航业的赵从衍、万邦集团的曹文锦,还有东方海外的董浩云。

”“这段时间他们三个人最为活跃,经常出没港交所交易自己公司的股票。

不是从高位沽自己公司的股票,就是沽完用极低的价格收回来,搞得那些小股民像坐过山车一样。 想抛的时候又来不及,可以抛的时候又要亏大本,被这些吸血鬼一轮又一轮的收割。 ”“照我说这些股民就是活该,明知道是一趟浑水,还非要插只脚进来。

”李政平语气不屑的说道。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

”曹人超摇了摇头。 ‘贪字永远得个贫’的道理大家都知道,但能说到做到的却没有几个。

这些小股民明知这趟水深,还要拿着老本进来碰碰‘运气’,归根到底还是侥幸心理作祟。

其次是受到低迷的市道影响,让他们觉得与其继续消沉下去,倒不如把积蓄拿出来拼一把,说不定真能一跃成为人上人。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在背后操控股市的团队,放出一些让股民倍感希望的假象。

之后这些股民就像下饺子一样,一个跟一个自愿的跳进沸水里面。 “嗯。

”对此,叶景诚也不做任何评论,扫了一眼过道对面的三个目标,了解道:“说一下他们公司的情况。

”“根据中.央结算所的记录,三人目前都在沽空自己的股票,董浩云持有东方海外二千四百万股,个人资产总值是三亿七千万。 ”曹人超逐个进行解释,说道:“曹文锦持有万邦集团五千万股,资产总值是四亿三千五百万。

赵从衍是最有钱的一个,持有华光航业三千六百万股,资产总值达到八亿五千万。 ”叶景诚看了看三只股票的股价,每一只的报价都是低于个位数,东方海外更是报出的低价,已经非常接近强制破产的边缘。 铃铃铃……随着一阵铃声响起,股票市场的开市。 “我要在十五分钟之内,让东方海外的股价升到十六元,万邦集团的股价升到八元七,华光航业的股价升到二十四元。

”粗略计算一翻,叶景诚吩咐道。 叶景诚的想法很简单,只要三只股票达到他报的价位,那么曹文锦等人不但要折在股市,还要连全部的资产都输到他手上。 “马上去办。 ”对此,曹人超和李政平没有任何的异议,吩咐带来的团队操办这件事。 本来现在的社会就是人吃人,怪只能怪曹文锦三人不够幸运,作为大鱼他们可以吃中鱼、小鱼甚至虾米,但是这次遇上叶景诚这一条大鳄,把他们吃得骨头都不剩也是情理之中。

这时候,曹文锦等人也留意到叶景诚。

或者是不知道后者针对他们而来,又或者不认为叶景诚对他们有所威胁,反而是朝他轻蔑的一笑。 双方各自带来的团队,都开始了他们的工作。

有人负责打电话,有人负责写报价,有人负责买卖股票。

五分钟不到,原本股价只有的东方海外,一路走红的飘到的价位。

另外两只股票的股价也是大幅上升。 其中万邦集团升到,华光航业的涨幅最大,一举升到6元的价位。 “为什么会这样!?不是让你们沽到最低,然后再收回来吗?”三人之中,曹文锦表现得尤为激动,一把抓过一个工作人员的衣领问道。 “曹生,我想我们被人狙击了。 对方好像算准了我们会高抛低吸,每一个操作都比我们提早一步。 ”工作人员满头大汗说道。

“狙击!谁敢狙击我们?”曹文锦扫了整个港交所一眼,最后将目光锁定在叶景诚身上。

正好叶景诚也看着三人,嘴角露出一抹嘲弄的笑意,其中的意思再清楚不过,就是他在狙击三人的股票。 “马上帮我们想办法脱身!”董浩云命令道。 “董生,对方的团队比我们更专业,正面来的话我们斗不过他们。 而且他们的买卖过程非常快速,应该是有比我们更好的渠道。 ”工作人员无奈道。 “你们这群废物,还说是全港岛最专业,几十个人还比不上对方十几个人。

”曹文锦破骂道。 说到这里那些工作人员就表示委屈了。

他们再好也仅限于港岛区域。 让他们在小地方蹦跶还可以,真要比起国际级的水平,他们指不定还排不到位置,怎么能跟叶景诚的专业团队比较。

“你就说现在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股价不再继续升上去。 ”赵从衍开口道。 三人之中,赵从衍的损失无疑最大。 如果任由股价升上去,那么他积累大半辈子的财产,是一次过全部搭进去,连重头再来的机会都没有。

“又升了!又升了!!!”董浩云惊呼道。 “你还不快点想办法。 ”一把扯过工作人员的衣领,曹文锦怒目圆睁道。

“实际的办法就没有。 ”工作人员倒也豁出去,一把甩开曹文锦的束缚。

正了正衣冠道:“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对方谈一谈,说不定事情还有余地。

”现在不是他们不作为,而是根本斗不过对方,董浩云这种说法就有些强人所难,他们真有这个本事还轮到你曹文锦来指挥?“姓叶的,你到底想怎么样!”曹文锦站在过道上,朝叶景诚一声怒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