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轩辕墨,贝诗诗全文章节目录

时间:2019-05-15 22:16 作者:admin

完结版《阎王娇妻》是由秀儿创作的恐怖类小说,主角轩辕墨,贝诗诗全文章节目录,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叶琛出轨?!”苏然的声音,瞬间拔高了八度,显然,她是被这个消息给惊呆了。

反应过来之后,苏然双手叉腰,怒气腾腾地对着我说道,“你们才刚结婚,他就出轨,他还要不要脸啊!诗诗,你告诉我,叶琛那个狼心狗肺和谁勾搭到一起了?!我现在就去宰了那对狗男...那片鳞片,我明明记得,我已经扔在小区的垃圾桶了,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反正不管了,只要不要这片鳞片就对了!这么想着,我连忙就又将这片鳞片给远远地扔了出去。

其实,这一次,我还是有些担心这片鳞片会莫名其妙地又回到我身上的,但是我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它依旧安静地躺在路边,一辆红色的跑车飞驰而来,狠狠地从那片鳞片上面碾过,眨眼之间,那红色的跑车,就带着那鳞片驶向了远处,再也看不到。

已经来到了我们县上,我本来是打算回家看看爸妈的,但我又害怕,我去看他们,反而会连累了他们。

思索再三,我还是决定回我和苏然一起租住的公寓。

我回到公寓的时候,苏然早就已经回来了,她的脸上,没有半点儿的悲伤,显然,她还不知道曹爽和林萧的事情。 而此时,苏然的怀中,正抱着一大捧带着浓重的死亡气息的黑色曼陀罗!苏然一看到我,就放下了手中的黑色曼陀罗,她一脸诧异地看着我问道,“诗诗,你怎么回来了?!你现在不应该是和叶琛度蜜月么?!”蜜月?!听了苏然的话,我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估计现在叶琛正和乔若馨钻在蜜罐里,你侬我侬,连我是贝诗诗是哪根葱都给忘了吧!不过幸好,我和叶琛虽然回老家举办了一场婚礼,我俩并没有去民政局领证,所以,我们两个现在从法律上来说,什么关系都没有。 “你们该不会是打算在咱们这边度蜜月吧?需不需要我闪人,给你们两个腾地啊?!我可不喜欢给人当大灯泡!”苏然笑得一脸暧昧地看着我说道,瞥了一眼那大捧的黑色曼陀罗,苏然接着说道,“诗诗,这花是叶琛送来的吧?你们家叶琛还怪有情调的,竟然给你送黑色的曼陀罗,我一直觉得,只有童话中的王子,才会送这么高雅的花呢!”高雅?!我实在是没看出这黑色的曼陀罗花有什么高雅之处,从它的身上,我只感受到了浓重的死亡气息。

只是,那只男鬼让人送来的那捧黑色曼陀罗,我不是已经踩碎了扔到垃圾桶去了吗?!怎么会又跑到我的公寓来?!不过,仔细想想,那只男鬼神通广大,这点小事,对他来说并不难。

看到苏然竟然低下头去闻那花的味道,我连忙将那捧花从苏然的怀中夺了过来,我可不希望,那死亡的气息沾染到苏然的身上。 “诗诗,你这是干嘛呢,人家闻闻花香都不行啊!”苏然见我竟然把这花给抢了过来,忍不住对着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这件事情,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跟苏然说,我看着怀中的花,以及花中夹着的那张字条,使劲咬了下唇,才对着苏然说道,“小然,这花,不是叶琛送的。 ”“不是叶琛送的?!”听到我这么说,苏然更兴奋了,“诗诗,你是不是又招惹了什么桃花啊?!快点跟我说说,人长得帅不帅?!有没有叶琛帅?!”“小然,我和叶琛之间,完了。 ”我费了好大好大的力气,才说出了这句话,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是啊,我和叶琛彻底完了,他已经有了乔若馨,而我,被一只男鬼纠缠,这辈子,我都逃不掉了!“什么?!”听到我这么说,苏然止不住地惊呼出声。

她的眼神,跟X光似地在我身上扫视了一圈,似乎是在确定我这句花的准确性,看到我这副几乎是生无可恋的颓废模样,苏然最终还是相信了我的话。

苏然这人,虽然不是十万个为什么,但也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主,我这么说,她当然要把事情问个清楚明白。

“诗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和叶琛不是昨天才举行的婚礼吗?怎么会完了呢?!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洞房之夜发现,叶琛其实是个性无能!”苏然脑洞大开地对着我说道。 性无能?!听了苏然这话,我忍不住又想起了叶琛和乔若馨在小木屋之中挥汗如雨的那一幕,那么疯狂的叶琛,怎么可能会是性无能!其实,我倒是希望叶琛是性无能呢,那样,他和乔若馨,就不会那样背叛我了,我也不用看到,那么恶心的一幕!见我一直不说话,苏然的小脸止不住地就浮起了一抹说不出的同情,“诗诗,该不会被我猜中,叶琛真的是个性无能吧?!”“小然,叶琛他,他出轨了。 ”“叶琛出轨?!”苏然的声音,瞬间拔高了八度,显然,她是被这个消息给惊呆了。 反应过来之后,苏然双手叉腰,怒气腾腾地对着我说道,“你们才刚结婚,他就出轨,他还要不要脸啊!诗诗,你告诉我,叶琛那个狼心狗肺和谁勾搭到一起了?!我现在就去宰了那对狗男女!”如果是别人,如此不堪的事情,我真的不愿意说,但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苏然,我最信赖的朋友苏然。 我心中的苦,只愿意告诉她。

当然,我也把那只男鬼的事情告诉了苏然。

可能很多人觉得,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

但我不这样认为,若是我想让苏然远离死亡,我必须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告诉她,要不然,就凭她那种不搞清楚事情真相誓不罢休的性格,分分钟就得把她自己给搭进去。 我以为,听我说完这些事情之后,苏然会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毕竟,这些事情,听起来太过匪夷所思,我们这种被唯物主义洗脑了那么多年的青年,谁会相信世界上有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