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二回 彩凤伤魔沧狼行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11 15:48 作者:admin

第一千四百零二回 彩凤伤魔沧狼行最新章节

沐兰湘对着云涯子的两只魔爪,失魂落魄一般,完全没有半点防护的架式,在她的眼里,摇醒柳生雄霸,把自己所有的疑问问清楚,才是唯一要做的事情,眼看着两只又黑又大,指甲处散发着冰冷而腥臭的黑色终极魔气的巨爪,离沐兰湘的头顶秀发已经不到一尺了。

黑气带着死亡的气息,几乎要笼罩了整个伊人,云涯子的眼中散发着兴奋的光芒,长年的邪恶已经让他的思维变得扭曲而变态,越是把美好的事物给毁灭,越是能让他感觉到一股由衷的兴奋!突然,云涯子只感觉到身后一股子冰气来袭,与他那种邪恶的,腐臭的,带了太多尸气与毒物气息的终极魔气不同,这股子战气虽然冰冷,严寒,却是带了一股子强烈的爆发力,冲击力,堂堂正正,势不可挡,除了阴极的天狼战气,还有什么?云涯子的脸色一变,坐地治伤的李沧行正近在眼前,这一刀看都不用看,一定是屈彩凤的。

云涯子心中冷笑,连柳生雄霸和徐林宗都败在自己的手下,而屈彩凤虽然已经天狼刀法大成,但毕竟是女流之辈,武功只是刚刚达到绝顶而已,离盖世之境,尚且很远,而且那玄冰双刃自己曾经试过,虽然是上古神兵,有刀灵护体,但并不至于能伤到自己。

云涯子的嘴角勾了勾,小不在意地一转身,也不用兵刃,两只魔爪一错,使出黄山派的黄山折梅手来,想要当场硬接这玄冰双刃。 云涯子的招式极为精妙,虽然是手无寸铁,但是黄山折梅手,变化万端,在他这个千年老妖的手里,自是能发挥出比平时强出千万倍的威力。

他的脚下反踏鸳鸯步,两手分袭屈彩凤的两只玉腕,直冲中门而入,甚至都没有运起多少护体真气。

来保护自己的身体,因为,在云涯子看来,这种人间的凡兵俗铁,是伤不到他这千年修仙之体的。

屈彩凤的一头秀发在空中飞舞。 刚才她一直在全力治疗徐林宗,功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柳生雄霸和林瑶仙的先后战没,让她心急如焚,可是却不能出手,直到柳生雄霸战死之时,她终于运功完毕。 徐林宗那颗心脏又重新开始微微地跳动,可是屈彩凤来不及跟徐林宗说上半句话,甚至来不及暴起全部的真气,抄起双刀就凌空飞击。 因为她知道,只要迟上片刻,沐兰湘必遭毒手,为了沧行,为了这个曾经一度误会的好姐妹,她就是舍上了性命,也绝对不可以让云涯子得逞!屈彩凤的大红罗衫之上,已经凝起了一道浅浅的冰霜,她的身后,一头粉色冰狼若隐若现。

这一刀她不求能直接斩杀云涯子,只求能让他放弃对沐兰湘的毒手,哪怕拖得半刻,也是好的!云涯子的那张已经辨认不清五官的鬼脸之上。

带着一丝狞笑,他的手不畏玄冰双刃,直取屈彩凤的双腕,屈彩凤一咬牙,长刀不变,而短刀一招天狼近旋舞。

变刺为转,滴溜溜地在手中一个刀轮舞,以斩击云涯子抓向自己的左手。

云涯子哈哈一笑,右手变抓为弹,在屈彩凤的玄冰长刀的刀身上一击,震地这一刀偏离了方向,而他的左手则不闪不避,想要强行冲过屈彩凤的这一道刀轮舞,直抓他的玉腕,而他的声音中透着狂妄:“就凭你,也想伤到本仙?”可是云涯子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他的五官突然从一团的黑气之中闪现出来,这回是写满了错愕,而他的身形,近乎本能地暴退,哪还顾得上再去攻击屈彩凤?从他的左手,一股电流般的,经久未有的感觉,直传到他的大脑之中,上一次,还是在武当的时候,李沧行给了他几乎几百年来从没有过的这种感觉,自从脱离人类后,几乎这种感觉就没有再出现过,那是----痛!云涯子暴退三丈,不可思议地看着屈彩凤,就如屈彩凤脸上同样的表情,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一样,他的目光,渐渐地和屈彩凤一样,看向了同一个地方,那就是他的左手,无名指和中指这两根手指,已经不翼而飞,正落在屈彩凤的脚下,指关节还在不停地勾着,那正是黄山折梅手中的扣腕八式中的精妙擒拿手,就在这一瞬间的功夫,手指上渐渐地浮起一阵冰霜,而那勾动,也终于停了下来。 云涯子的两只断指之处,流出暗红的血液,他的手在痛,心在发抖,如果流的是红色鲜血,而不是那种黑血,就说明这样的创伤是永久的,无法修复的,再也不可能象刚才柳生雄霸刀刺入体那样,还能长出五脏六腑出来!这就说明,云涯子的这两根手指,永远地,被斩断了!云涯子仰天怒号起来,如同受伤了的猛兽的嚎叫,一小半是因为久违了的疼痛,一大半是因为极度的惊恐:“不,这不可能,屈彩凤,你,你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伤得了本仙?!”屈彩凤也是一脸茫然,她怔怔地看着自己的玄冰短刃,刀身之上,几滴鲜血正顺着血槽流下,刚才这一刀太快,太突然,突然到断指之时,几乎没有造成大规模的破损与出血,几滴鲜血,在顺着血槽下落的过程之中,慢慢地被刀身上的寒气所凝,结成了暗红色的血晶,挂在了刀头,越凝越大,越凝越多。 屈彩凤喃喃地说道:“这,这怎么可能呢,这妖物刀枪不入,甚至可以复元,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刀法能伤到他?”徐林宗正半卧在地上,一手捂着自己的肚子,脸上却带着兴奋之色,吃力地说道:“彩凤,你,你的体内,是不是,是不是有,有沧行的,沧行的血?”屈彩凤突然双眼一亮,哈哈大笑起来:“啊呀,老娘怎么没想到这层?老娘和沧行早已经血脉相通,互相换过体内的血液,我这身体里淌着的一半血液,都是沧行的龙血啊,哈哈哈哈,老贼,原来老娘也能跟沧行一样,真正地伤得了你!太好了,拿命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