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时间:2019-06-13 18:35 作者:admin

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正文第三章走投无路[更新时间]2019-03-0721:06:01[字数]2299金蔚蔚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跟着佣人一路跑到金家别墅主楼,她猛的站定后,几乎是一步步挪了过去,机械的低头。

张秀婷身上穿着朴素的衣服,平平的躺在地上,她头下铺染出大片大片的血红,那双温柔的眼眸正无限眷恋的看着金蔚蔚。

“啊!!!!”金蔚蔚发出长长的尖叫,眼泪喷涌而出,整个人癫狂的转身样楼下冲去。

“乖囡囡,妈,妈对不起你,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了这种委屈……”张秀婷嘴里不住的往外冒着血,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流,她想动一动,想伸手摸一摸金蔚蔚,却只能这样费力的盯着她。 唐红玉也被这个变故吓到了,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抖了抖之后恶狠狠的看向身边的女佣,“刚才是她自己掉下去的,你懂了吗?”女佣早吓得魂不守舍,“知,知道,是她自己掉下去的,是她自己掉下去的……”这会儿唐红玉已经冷静下来了,闻言脸色也变好了,眼珠子咕噜噜一转,走到女佣跟前扶她起来,“你在金家工作的时间也不短了,我很喜欢你,明天我给你准备一张卡,你也去享享福吧,不用再做佣人了。

”“夫人?您说的……”女佣眼睛一亮。

三个小时后,金蔚蔚麻木的跪坐在地上,她已经哭的眼泪都没有了,只是机械的拿出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 “喂,我要报警,这里有人……”刚进来的金父一把拍掉了她手里的手机,惊的一张脸煞白,他死死皱着眉头,胸腔里又是惊又是怒,如果不是金蔚蔚还有用他已经动手了,“你闹什么闹?你想让金家丢脸是不是!”“我闹?爸,我妈死了,你一点感觉都没有是不是?”金蔚蔚忽然觉得有些好笑,悲凉的感觉充斥着她的脑子。 金父神色有些僵硬,没说话挥挥手,立刻有保镖从外边走进来,“我看在你妈妈的面子上,这次不跟你计较,明天我会送你去冯总裁的游轮上,你没有拒绝的余地,如果你不想你妈入土为安你可以不去。

”“你们,真让我恶心。 ”金蔚蔚闭上眼睛,也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妈妈已经为了她死了,她不会让她连个葬礼都没有。 “今天的事,我会让你们都付出代价的,有一个算一个,我一定让你们付出代价。

”这一夜,金蔚蔚在客房抱着腿坐了一夜,睁着眼睛从天黑到天亮,直到曙光照进来才恍然醒过来一样,乖乖的把佣人送来的早餐吃了。 有力气,才有机会报仇。 中午,金父找了个人专门来帮金蔚蔚打扮,收拾好也没让她吃午饭就要送她去游轮,上车前金蔚蔚忽然想起母亲临终说的两封信,找了借口回去拿了贴身藏了。 五点,金蔚蔚准时出现在了冯丞炀的游轮上,金父送她上到甲板上才放心,瞪了她一眼警告才下了游轮。

最高层是冯丞炀住的地方,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孤零零站着的金蔚蔚,心里冒出一股异样的感觉,那种感觉促使着他想走到她身边去。 这个感觉让冯丞炀警惕,“带她去我的卧室。 ”陈叔颔首,静静的退下。

金蔚蔚跟着陈叔进了装饰奢华的房间,陈叔什么也没说就走了,金蔚蔚楞了一下,顿时紧张起来,局促不安的不知道是站着好还是坐下好,眼睛不时的看向门口,就害怕会有人推门进来。

“金蔚蔚,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当是喝多了被……”不行了,想不下去了,和一个老男人已经睡了一觉,现在怎么安慰都没用的,更何况这是她都不知道自己初夜还在不在,还有自己脖子上那个让她没办法忽视的吻痕。

就在金蔚蔚不住的给自己做着心里建树的时候,房间门被推开,冯丞炀缓缓走了进来。 听到开门声,金蔚蔚身子禁不住一抖,怎么也鼓不起勇气抬头,捏着双手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的鞋尖。 冯丞炀静静地打量着金蔚蔚,她长得很清秀,不算特别的漂亮,但身上的气质却很干净,干净的像山上的清泉,让人心里很舒服。 他迈步走到她跟前。

金蔚蔚看到一双棕色牛皮鞋跃进了自己的眼睛,呼吸顿时屏住了,想着自己反正是要面对这个老男人的,干脆一咬牙猛的抬头。 “嘶!”她倒抽一口冷气,不可置信的捂住了嘴巴。 眼前这个男人英俊的可怕,五官深邃立体的像一件完美的雕塑品,锐利的眼眸藏着锋芒,挺直的鼻梁下一双浅薄的嘴唇,修长的双腿,健硕的身姿……他好高啊!怎么可能?那个什么冯总裁不是一个老头子吗?难道……对,想想那天晚上自己看到的那个带着面具的老男人,和眼前这个男人身形是有些像的!不不不,这个人一定是走错了!“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金蔚蔚试探的开口。 冯丞炀挑眉,没有否认,而是顺势坐下,“饿吗。 ”“啊?”金蔚蔚目瞪口呆,这是什么开场白。 “我饿了。

”冯丞炀接着开口。

“哦。 ”金蔚蔚纳纳的点头,很想说你饿了关我什么事,但是话到嘴边又忍了下去,“你还是出去吧,这里等会儿会有人来的。

”“不会有人来的,除了我。

”冯丞炀淡淡说道。

金蔚蔚没弄明白,“为什么没人来?”冯丞炀没有回答,而是起身轻车熟路得找到桌子上的小冰箱,变魔法一样从里边拿出了冰激凌和保鲜里放着的龙虾三明治。 “吃吗。

”他背对着金蔚蔚淡淡的说道,“这个冰激凌是我爱吃的,尤其是在不清醒的时候。 ”他完全是在自说自话,压根没有给金蔚蔚回答的机会,自顾自的坐下招呼金蔚蔚也坐过来,推了冰激凌过去,低头专心致志的吃冰激凌。 金蔚蔚也不知道自己脑子是怎么想的,看着他吃冰激凌得样子还真有些想留口水,不知道是不是中午没吃饭的原因,她感觉自己肚子马上就要叫了。 算了,等会儿还不知道要经历什么事,先吃了冰激凌开心开心再说吧,这么想着,金蔚蔚坐下,和冯丞炀面对面一人抱着一桶冰激凌吃的开心。 “咦,这个冰激凌的味道好怪……”金蔚蔚诧异的歪了歪脑袋,一面嘀咕一面又往自己嘴里塞了几口,越吃越停不下来,味道怪怪的却让她很舒服。 冯丞炀从冰激凌里抬头,看了一眼手上不停的金蔚蔚,唇角勾出一抹怪异的弧度,“好吃吗。

”“好吃!”金蔚蔚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冰激凌,让她浑身舒畅的好像泡了温泉一样,每个毛孔都打开了,而且身体还轻飘飘的,脑袋好像也晕乎乎的,奇怪,为什么感觉脑袋这么重?“你……我怎么好像看不清你了?”。

  • 上一篇:婚前昏后:总裁很腹黑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