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儿童诗歌 > 正文

情谋已久:傅少,复仇请接招傅瑾年,许如烟全文 感受的意思是什么

时间:2019-06-08 07:27 作者:admin

情谋已久:傅少,复仇请接招傅瑾年,许如烟全文 感受的意思是什么

主角傅瑾年,许如烟情谋已久:傅少,复仇请接招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都市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她隐瞒了一切来到他身边,却不知是陷入了新的牢笼。 “算命的说你是我的真命天子。

”许如烟笑眼晏晏。 “哦?”男人一把拉过许如烟,温热的气息窜入耳膜,“你真是个妖精!”精彩章节许如烟吓得退后了一步,心怦怦跳得很快。

眼前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安晴。 虽然她讨厌安晴,但是她却从没有想过要让安晴去死,她接近傅瑾年和安晴,只不过是为了找出当年父母车祸的真相罢了。

“杀人了!”耳边忽然响起一声惊呼,随即许如烟这胳膊就被拽住,是一个清洁工模样的妇女,她紧紧的抓着许如烟的胳膊,神情诡异。

许如烟这心中忽然产生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她刚想要后退一步,挣脱这个妇女的钳制,却没想到这个妇女指着许如烟大喊道,“快来人呐!抓住她,就是这个女人杀了人,她是凶手!”许如烟完全愣住了,眉头紧促。 她明明才刚过来,这个女人怎么会指认她是凶手。 试图摆脱这个妇女的束缚,许如烟解释道,“不是我,我也是刚刚才过来。 ”医院门口出了事,很快就聚集了一群围观的路人,见那妇女一直拉着许如烟,众人盯着许如烟窃窃私语,他们纷纷拿出手机拍照,拍视频,也有人报警。 警车的鸣笛声响彻整个街道,许如烟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很快便有一群警察赶来。 她看着警察大步流星的朝自己走来,直接给自己戴上了手铐。 “你好,有人指认你是嫌疑人,所以请你和我们回一趟警局配合调查。

”许如烟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脸色有些苍白。 这一切都像是做梦似的,明明早上她才和傅瑾年分开,怎么现在就成了杀人犯了?手上手铐冰凉的触感将她拉回现实,她才和傅瑾年领了结婚证,已经成为了狗仔们跟踪的对象,现在若是她被警局带走,在媒体的报道下,这件事指不定会传成什么样子……许如烟咬着唇,眸光坚定,“警官,我是无辜的,我才刚刚过来,根本没有作案时间。 ”她摆明了不想配合调查。 年轻的小警察眼底闪过一抹嘲讽,这种有钱人的人们就是不把人命当回事儿!现在出事儿了,竟然还想着摆脱嫌疑,小警察敬了个礼,“请配合我们调查。

”许如烟紧抿着嘴唇,心中愈发的忐忑不安起来。 眼看着围观人们越来越多,虽然抗拒,但是为了避免自己成为众人攻击的对象,她也只好点点头,“好吧。

”“好,谢谢你的配合。

”许如烟被当做嫌疑人带上了警车,然而就在此时,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群记者,对着警车上的许如烟一顿猛拍。

许如烟被闪光灯刺痛了眼,心里咯噔一下。

该来的,果然还是……有记者敏锐的注意到,那名死者正是安氏集团的小姐安晴,人群中瞬间炸开了锅。 “那不是安晴么?许如烟居然杀了安晴?”“难道是因为怕傅总被抢走,所以先下手为强么?看不出来,这个许如烟,还是个狠角色。 ”聚光灯和摄像头对着许如烟一顿狂拍,刺眼的灯光,几乎晃的人睁不开眼睛。

警车被记者们团团围住,根本动弹不得。 哪怕是隔着窗户,那群记者也冲上前来犀利的发问。

“许如烟小姐,请问你杀了安晴小姐的动机是不是怕她和你抢夺傅总?”“傅总知不知道此事?或者他是否参与?”“许如烟小姐,您今天是有计划的行动还是完全是意外失手?”许如烟脸色惨白,脸上仅剩的血色一瞬间退了个干干净净,她紧紧地躲避着闪光灯,声线不稳,“不是我。 ”她怎么会杀人……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杀人了!警官的脸色很难看,“全都让开,否则全部都以妨碍公务之罪论处!赶紧让开。 ”记者们再也不敢堵在前面,毕竟在法律和警察的面前,他们也不敢公然和法律作对。 许如烟被带回了警局,虽然她没有看到,但是也已经可以想象的到,这件事在媒体的大肆渲染之下,被传成了什么样子。

事情闹得这么大,现在,傅瑾年大概也知道此事了吧?他会怎么做呢?许如烟苦笑下,本以为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了,谁知道会出了这么档子事儿。 “许小姐,请你和我们详细的说一下,你是什么时间来医院的?”“我也记不太清楚具体的时间了,反正就是刚刚。

”许如烟低着头,脸色苍白如纸,显然还没有从刚刚的事情回过神来。

对上警察探究的神情,许如烟眼光闪烁了下,妈妈的事儿不能被他们知道。 许如烟情绪很是低落,陈述说,“因为我刚刚怀孕不久,来医院检查一下,没想到我才刚刚到门口,就看到安晴从楼上摔了下来。 ”“还有一个问题,许小姐,你与那位指认你是凶手的人,认识么?”许如烟摇了摇头,“不认识,我和她从来都没有见过。 ”警察的问题倒是提醒了许如烟,是啊,她和那个女人从来没见过,更别提结怨了,为什么那个女人会那么肯定的指认她是凶手。

难道是安晴惯用的苦肉计?不不不,她不可能连命都搭上……“好,我知道了。

”警察收起笔录,对许如烟点了点头,“许小姐提供的情况我们会尽快核实,还要委屈你在警局多呆一晚。 ”许如烟点点头,目前也只能这样。 审讯室里很黑很暗,只有一盏灯光,许如烟看着阴冷的审讯室,只感觉如坠冰窟一般,她不断的回想着安晴临死前的惨状,胃里一阵翻涌。 “呕……”剧烈的干呕声回荡在整个审讯室里。 不一会儿警察便又回来找了许如烟,他们称那个女人已经招供,是她把安晴推下了楼,但是确实受许如烟的指使,还指认许如烟曾经给她一笔钱。 因为她的家中还有女儿,所以她做完这事又后悔了,想要减刑。 这个女人的话有些问题,但是却又合情合理,毕竟人的心思,是最难猜的。 许如烟攥紧了拳头,若是警察再这么查下去,一定会查到他父亲母亲的事情,爸爸人已经没了,她不想他死后还不得安宁。 许如烟默了下,半晌才说,“如果你们证据确凿,可以直接起诉我。

但是在这之前,我想见我老公。 ”警察扫了她一眼,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直接将许如烟送回了监狱……不知道是好事儿还是坏事。

许如烟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自嘲。

算命的不是说她有大富大贵的命么?怎么这么快就蹲局子了。 冰凉的手铐被戴在手腕上,冰冷刺骨。 她在牢里沉沉的睡了过去……许如烟睡得一点也不安稳,她紧紧地皱着眉头,在梦里也放松不下来。 小时候的车祸,如附骨之蛆一样,如影随形,噩梦缠身,一点也不想放过她。 “啊!”不知道这是她第几次从噩梦中惊醒,许如烟背后冷汗淋漓,在这阴冷潮湿的牢房里,愈发显得冰冷。